求助,要如何写出更加“感性意识”的文字呢?

该风格多见于同人文,以女性作者为主,但不绝对。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我非常羡慕这类文风,充满着黏腻、缠绵、间接、隐晦的情感描写。
这背后或许意味着思维方式的不同,需要学习,但我找不到入手点。
我知道每个人的风格和水平差别都很大,所以只能举个例子大家自己体会:

她转过身背对桂妮薇儿,牙齿死死咬着下唇不放。近乎甜美的腥咸在她舌尖上缠绕。她想她弄错了,桂妮薇儿的占有从来就不具有公示性,她的占有是隐秘的,罪恶的,她希望将之埋藏在最深邃的黑暗里。但它最好又像一件光明正大的外套,只有她自己能穿,也只有她有弄脏或是洗净的权利。当它不能带给她任何好处,她大可轻松地随手一扔,丢到垃圾桶里,从此将之摆脱。
钟声仿佛来自世界的另一端,在莫德雷德心底轰然炸裂。她惊愕得浑身一颤,随即就听见飞鸟尖声鸣叫与扑扇翅膀的声音。她猛地一回头——桂妮薇儿已经不在了,而教学楼顶端的钟正指向三点整。她意识到坏掉的钟已经再度转动,膝盖处顿时一阵电流经过般的抽搐。她终于明白自己犯了个怎样的错误:她总以为时间是漫长的,现在是永无尽头的。她以为她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听见刚才的钟声。她以为它会永远指向两点五十一分。


你们知道我写不出这种风格,但我很羡慕,羡慕到自卑的程度。
我羡慕的不是欧化语法,也不是文笔水平。只是风格本身。
我自己也不知道要从哪开始。我甚至不知道我缺少什么。
11 Likes

谢谢你认真回复…
先不说这个结论对不对,有两个地方有矛盾
第一,我心里不知道怎么装进去(或者压根没有)可爱,也不知道怎么取出来,而且表达可爱的各种具体手法之间存在很大差别
第二,如上面的素材,本身也不一定在描绘可爱,也有可能是污浊压抑的内容

2 Likes

其实我能肯定和熟练度有关系,但是不能保证熟练的结果是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盲目地写肯定不行
或许刻意培养风格是错的,那么就应该解决羡慕本身吗?不再憧憬这种类型?

1 Like

时间与体验?
想起来最近在看的一本小说里,主人公对于一位想当小说家的朋友提的建议就是那位朋友需要时间和体验
不过小说里那个想当小说家的朋友只是没有发现自己被隐藏起来的性欲而已x

3 Likes

啊,头像妹红,喜欢

我写作能力就很差,只能当机器一般的故事讲述者,而不是故事的描述者

1 Like

我本来也妹红但是后来想想就小莫了

2 Likes

也不太一样,我所学会的细腻是拆开分析的细腻,和这种意识流的完全两回事……

问题来了,在时间里我要体验什么好呢

这样的追求不受拘束,可也不受控制。

对一种更优风格或是技法的追寻,像是才能从胸口向外径直延伸出的枝叶。这种翠绿的、身体的延伸也许一开始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但这渴求不断增长,就越来越能意识到,这才能的枝干不如四肢般那么受控制。它如想向上长,便会不受控制朝着天空去;它如果想要深扎根,自己就会觉得心痒痒。

你可以拔掉它,可以利用它,也可以改变它;但它恐怕不能像手臂一样肆意挥动,它也不能用来吃饭喝水。不过,却有能力长得比双手双腿都要高得多。藉由这种有些滑稽的方式,人们能够碰触到原本不存在的故事。

是,这棵植物也并不存在,谁的身上能长出根树枝来呢?但是胸口却感觉奇异的痒痛,如同它真的在扎根生长一样。任何人都可能羡慕其他人的藤蔓开出朵小花,可只有开花的植物才会长出花苞。树有树的规律,花有花的花期,想要开花只能接受花的一切,包括它的凋谢。

倘若盯着花看、努力把花学来,倒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但有了花之后,心里就能忍住不去追求更多吗?

一直跟着花学习,开花的时节就会慢那花一个周期。如果能够完全确信那花就是自己追寻的全部,是完美的范本,那就去抄录、去节选嫁接、去近距离接触体会,然后和那花逐渐长得一模一样,成为一个其他人看不出任何瑕疵的仿本。这样的追求和梦想不分高低,但也要明白自己的终点就已经在这里了。

花的确比其他植物要好看。可这植物是用来从天上拖拽故事下来的。自然不曾呈现过的故事,我们用纸笔和思绪强行取走。如果它不能固定住一个故事,把它变成一团成型的造物,这棵植物便没有好好地完成它的使命。例子里选段的作者如果有对更上的美的追求,便会进一步想法子尽快学会讲述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不过,在那个圈子里,也许就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存在,受到敬仰和尊重。

一个充满细枝末节、繁复描述的故事,即使开出了花,但连最质朴的叙事需求都满足不了。语言和文章本用来满足与其他人交流的需求,生僻的审美只能与少部分人共鸣,甚至让路人不知所云。如果你想和那个圈子里的人接触,并视为交流需求的大部分,那并没有值得指责的,和他们变得相仿是打交道时的极大优点。

路最终还是要自己走,要对自己的选择保有骄傲。要融入那个小圈子,就学来相同的技法,一并精湛的钻研让他们叹服。但要进入其他的圈子,那原本的手段便不能再通用,甚至招来疑惑的目光。你想要什么样的植物呢?

2 Likes

我的目的既不是小圈子,也不是文学手法本身。
我想学习其他人的感性,逐渐理解自己和理解世界,并且拯救充满痛苦的自己。
问题是我现在第一步都不知道如何启动。

这棵植物就是感性的外在体现。它之所以从胸口长出,就正是因为人们是用感性来碰触故事的。

改变外在体现就是改变内心世界,改变内心世界也是改变文学手法。这也是为什么要藉由阅读来成长:让自己的情感碰触到他人的故事,也便是碰触到其他人的内心世界。枝叶的有形与无形在这里被极大模糊了。

在一般人阅读时,也不乏有人把其他人的故事拆开、钻进去体会。学会他人如何叙事,就是将他人的部分嫁接到自己身上。这十分直接,但也痛苦而耗时。如同已经提到的一样:如果有完美的范本,就朝着那方向前进吧。

学会其他人的叙事手法,便是学会他人感性的展现方式。广泛阅读其他人的故事,便是在调整与敲打中成长出只属于自己的独有情感。

如果一种方法不管用,那便用更加直接的方法;手段不分高下,唯有要达成目的。如果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一般方法又栽培不出,就把其他人的故事横刀切成几段,在里面杂糅进自己的语句;起初可能并不好看,但成长的空间也并没有受到限制。

你的标题也正是想要知道如何写出那样的文字。

1 Like

好,我完全看不懂你的说明,抱歉

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叙事手段之间的确有极大差别。例如例子里选段的那一部分,我也不太读得下去。

但如果我想要写出那样的文字,我会从中挑出几句话删掉,然后往空处逐渐填进去我自己的句子,然后保持通顺和大体不变。

那些长段的话是为了描述这么做的必要性和利弊。

假如换做我,如果我知道如何去做一件事,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会缺乏内在的动力,只有目标强行拖着我走。

我现在是反过来的,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是不知道具体怎么着手

之前有回答了
另外我正在因为可能被赶出社区而非常不安

看上去像是直球描写内心活动?无论是预期还是欲求,只是描写(制造出的)某种强烈的情感?
场景和动作描写不多的样子,不是以动作或者神态暗写内心活动。
试着按这个思路写一小段故事——


地道里的张发财忘我地挥着锄头,陪伴了十几年的物件从未如现在这般轻盈。此刻他的内心和肌肉都被某种狂喜填满,所有关于未来的憧憬与他隔着一层土壤,只要他向前挖掘,美梦就可以成真。
张发财越挖越快,这是他人生中最充实的时刻。
手上突然一松,锄头切进虚无里,帷幕在挖穿的地洞尽头展开。无数星辰一般的光辉闯进张发财的双眼,他停下了。眼前的星海不是他被应许的财宝,超出常理的景象甚至让他忘却了美梦破碎的现实。


Emmmmmm,好像心理活动没有写那么多?

2 Likes

对,我不太能分析得清楚,很多时候不是在写心理
也不是不能给更多的例子,但是今天很累,算了

1 Like

一个朋友说这属于意识流。
但是没能给出任何具体建议。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