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傻,真的

在某群里看到这个图,想到很多。
(图和我没关系,不是我圈子内的事情)

我能理解别人的情绪发泄,也足够善良到想照顾别人,但我的确很难和普通人共情(虽然我不想这样),心理防御机制也显然地弱。
我自己情绪难受的时候,在社交网络上基本上只会对内攻击自己,而不是对外攻击对象。何况我活着的支柱几乎只剩下数学,这种情况下算不算受到冒犯呢?
所以嘛,我是大傻逼。这种情况下除了逃走,恐怕也没有其他正确做法了。

19 Likes

是的,你是单知道雪天野兽在深山里没有食吃,才会到村里来的。
每个人的认识不同,我觉得认识不同也未必是敌人…
另外在社交网络上发泄我感觉还是有帮助的,会有许多人愿意给你温暖,请相信你是值得被爱的

10 Likes

谢谢,我真是特别麻烦的性格,在网络上随着性子来的经历都很惨(被讨厌了

3 Likes

追求兼容才是最难的事情啊……我觉得我太图灵机了就运行不了普通的算法

4 Likes

和之前的某位朋友也有类似图中的冲突。由于,很多人总是有说服别人,让别人认同自己观点的欲望。所以,本来只是闲聊,慢慢提出不同意见后就开始争吵,试图说服对方。

后来,由于和这位朋友不得不相处一段时间,防止争吵,我们采用的“对对对您说的真对”的敷衍的话表示自己的不认同,来终止无意义的争吵(((

再后来,发现其实不再试图说服,互相倾听对方观点理性阐述自己观点,有时候还是能学到一些东西的,毕竟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都是片面的。

至于实在不认同的东西,继续对对对的敷衍过去就好,也没必要生气(

7 Likes

嘛…我大多数时候都是怕麻烦,干脆自己先退一步了……
因为懒得和别人争论道理,特别是一些仁者见仁的东西,但是一些原则上的东西我是不会让步的说

4 Likes

向外输出武德有利心理健康(今日暴论 1/1)

9 Likes

出现了 祥林嫂

4 Likes

有关感性和理性的话…
就我的认识,感性是绝对的最终决策者,理性像是感性外面一层层的保护壳,像是出谋划策的智囊团,而最终的决策全都是交到感性的那一部分的。

一个例子? 同学:你出去干嘛?
我:我就是,出去啊。
同学:我是问你去干什么
我:那你出去干嘛?(其实不想回答
同学:我去超市
我:去超市干嘛
同学:去超市买东西啊
我:买东西干嘛
同学:你.......(放弃交流

就是,做事的动机什么的,最高决定权都是在那些说不清的感性里面。自己当然可以在争吵,对抗中用理性辅助,武装自己,但是最原始权力最高的那一部分,一直都是感性。

还有一个, 我觉得用什么“跟女朋友讲不了道理”这事来强调说女性是感性的,就是神经病。 想想古代,那些进谏的大臣就算是想要讲道理,也得拐弯抹角的跟皇上说,毕竟,你要是惹皇上不高兴了,在感性上面触皇上霉头,道理讲的再好,人家也想把你砍了。跟女朋友讲道理这事也同理,自己的行为让对方在感性上产生排斥甚至敌意,这种情况下讲道理谁会想听。
5 Likes

确实,但这样又会陷入自闭,特别是什么时候都不能认真起来的话憋得慌(

3 Likes

这样可以,但是太寂寞了,有很多需求并不能从死物满足就很麻烦

3 Likes

揉揉你,太弱气了对自己不好哦

4 Likes

完了,对我来说感性都是可以说得清的东西,我现在从本能到行动的一系列链条逻辑极其清晰,并且能够反过来对抗自己的感性……
所以并没有什么活着的动力了,毕竟这个东西是理性不能提供的
例子里这些问题问我的话,我会给出详尽(且烦人)的回答

4 Likes

一个问题,你到底是怎么秒赞我的(((

6 Likes

@StarVeil 但即使这样我也不觉得自己是狭义上的阿斯伯格,因为我内在与外在的情绪感知非常鲜明(虽然外在部分并不算擅长处理),也会因为痛苦和愤怒而行动,你也能看出我每一条发言大概是开心还是难过,我觉得是其他环节出了问题,比如认真过头了之类的?

5 Likes

日常秒赞的话,开着平铺窗口把浏览器缩在右下角,只要在电脑前就能窥屏柠檬光,然后现在又闲在家里,基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电脑前(((

这次的话,是刚好看见

3 Likes

懂了,并不是喜欢我,伤心了
非常感谢对我的关注w

11 Likes

也不是很弱气啦…我对某些我很讨厌的人态度真的是会很恶劣的(虽然对一般相处的人还是这样)

6 Likes

为什么听起来理性是很不好一样(((

8 Likes

噗,原来秒赞会给别人带来这样的感觉吗?

那真的十分抱歉,是我自己的问题,啊,不知道怎么讲,就是最近很清闲,然后日常就是在电脑前看看书,或者用电脑干点什么。然后就很方便窥屏,也不是无差别点赞,还是会有一些不会点赞,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赞用完了(((不过的确,大部分内容都会点个赞(((

另外为什么会在意我是不是喜欢你啊,不会是喜欢我吧(((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