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前进。

2020年11月20日,国际跨性别追悼日。

1998年11月28日,美国非裔跨性别女性 Rita Hester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 Allston 的家中被连刺20刀残忍杀害。悲愤的民众于12月4日发起第一次烛光守夜活动(约250人参与),并促成了“悼念我们的逝者”网络项目以及如今的跨性别追悼日。[1]

然而 Rita 的死不是第一个,也并非最后一个——甚至和大多数跨性别仇恨的谋杀事件一样,至今没有调查结果。

中国跨性别谋杀事件的数量是远低于美国,这是因为故意杀人在中国是必破的重大案件,而不取决于性别身份。
这是好事,但不意味着中国跨性别者的生存状态就很好。


在中国,逝去的跨性别者,大多是被逼死的吧。
而被逼死的,又何止跨性别者呢。

一个幽灵,性别解放的幽灵,在东亚大地游荡。
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数千年来的一切旧势力,从庙堂之上最有权势的人,到山高皇帝远“穷山恶水”的“刁蛮”,信宗教的信“自然”的,有钱的没钱的,都联合起来了。

遍地横行的强制性扭转“治疗”,犹如家长制下的私人监狱。无处不在的公然歧视,剥夺着“出格”者的权利。

过去的一年里,又有数不清的跨性别者离开了我们。

ta 们是什么?是死掉还要被“家人”刻意在墓碑写上被指派性别的怪物?是自杀尝试率比总人口高出的15.8个百分点[2], [3]中的一员吗?又或者,只是“大众”文化中的一种笑料?

ta 们是人,是被开除了人籍的人。
ta 们是人,是比某些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更具备独立人格的人。
ta 们是人,是你们的朋友和亲人。
ta 们是人,不是可以被奴役和“训练”的动物。

假如这个世界可以投胎,ta 们是否成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呢。
假如真的有死后世界,ta 们会去做什么呢。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梅岭三章》陈毅


我无法体会到 ta 们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离开的。
我相信 ta 们已经无法承受。

但我还是选择活着。

我知道,我的生存状态比 ta 们好很多,而且我又没有为此付出什么代价:这其中没有明说的是,我的存在本身,是一种剥削和压迫。

然而,再大的负罪感不解决问题;就好像,沉浸在悲痛中也不解决问题。
恩格斯家里是资本家,但他成为了无产阶级最伟大的革命者之一。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当然,改良也一样不是。
任何变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这个世界,我们的社群,就更加无法承受。

活着才有希望,但活着不保证一定有希望。

但我还是选择活着,带着 ta 们未竟的愿望。
即使未来必将是渺小的,但脚印已经踩在这里了。

前进吧同志们,一步也不要后退。

打碎铁锁链,翻身闹革命。
我们药娘军,拥核为人民。
[4]


  1. Ethan Jacobs, Remembering Rita Hester.
  2. Runsen Chen et al,Suicidal ideation and attempted suicide amongst Chinese transgender persons: National population study.
  3. Xiao-Lan Cao, Bao-Liang Zhong et al, Prevalence of suicidal ideation and suicide attempts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 of China: A meta-analysis.
  4. @智慧之书向前,向前
15 Likes

…说真的我很担心国内性少数的行为会不会向着平权的目标背道而驰

9 Likes

药娘军是什么啊喂

7 Likes

药娘军噗
想起我这糟糕的体测

8 Likes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4 Likes

用蛮力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锦心姐姐作为新时代的富有人格魅力的精英知识分子,要有自信!
鲁迅弃医从文,以笔为兵刃,照样为中华民族的思想启蒙和伟大革命斗争做出了巨大贡献!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长矛!与子同仇!
会有越来越多人,和你们站在同一战线的!我也永远站在你们这边!站在正义这边!(好像我根本就没资格说这两句话)
终将会取得胜利的!

8 Likes

www谢谢但是我哪比得上这些(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