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立革命目标

我以为我们的敌人是官僚与市场, 纲领是去中心/隔离复杂性/呵护多样性
想知道和大家的分歧, 我需要知道是否是我不纯洁以便自我改造

我断言目前有严重分歧, 部分因为 @misaka4e21 如此痴迷电视总台, 并无视我"电视总台是极权的象征"的警告

无政府共产主义很好地迎合了我们对政府/资本/巨头的反感, 但我不认为这是个探索解决方案的好角度

  • 如何处理黑化的自己人又不至于无限细分?
  • 如何既不产生变相政府又解决相应问题?

我不认为打倒了政府与市场, 我们的社会就会自发变得无政府共产主义
我们是社会建构主义者, 我们的使命是建构社会

那个御坂网络广播电视总台的说法,并非是对某些国家合并多种垄断媒体(如俄罗斯的 RT)、建立媒体层级管理结构的认可;相反,御坂认为这是一种解构和讽刺:如果人人的自媒体都能自称总台,那么谁才是真正的“总”呢?

楼主没必要说自己“不纯洁以便自我改造”……探讨观点而已。
只是觉得楼主一直说这个事情,有点缺乏幽默感了(?

1 Like

解构是为了建构

1 Like

楼主没必要说自己“不纯洁以便自我改造”……探讨观点而已。

前期不考虑自我纯化, 后期基本上跑偏无疑
我觉得你应该跟searl约个饭

顺便说一下,我不是安康,思想可能更接近委员会共产主义。

总感觉人类社会之所以有阶级是因为个人很难独立于社会物质交换之外。什么时候能源材料与信息都能一个人独立获得,那么政府也就可以消失了。

1 Like

更接近委员会共产主义

这不是老路吗
你怎么避免密室政治, 怎么避免僵化?

如果是担心列宁主义那一套层次结构,那就大可不必了,因为正好相反,左翼共产主义的社会是自底向上建构的。

如果是担心工会贵族的问题,倒是可以思考一下——工人组织细胞化能解决一部分,但是却带来了另外的问题。
直接民主在小范围内非常必要,但是在更大的层面上,如何处理小型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以及冲突,如何避免代议制的弊端,这都是值得探讨的。

另外之前在一些群里讨论过的,“管理”“组织”或者说“协调”是一种劳动吗?
马克思认为:“一切已经达到相当规模的社会劳动或共同劳动,都需要指挥,以协调个人的活动。”“资本主义的管理就其内容来说是二重的,因为他管理的对象,一方面是协作生产过程,另一方面是抽取剩余价值的过程。”
要避免后者,根本还是在于消灭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阻止组织者通过管理行为谋私利,这是很大的一个课题——如果出现资本主义复辟,那当然就会变成改革开放期间国营工厂被时任管理者侵吞的事情;那么,如果不出现,会怎样呢?

其实这倒不全是键政,即使在资本主义社会下,NPO 如何处理自身资产,如何得到外人的信任,以及如何避免变相营利化(我没有特指某个接软件外包的 translives.net,欢迎各组织对号入座x),也值得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