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二锅头

久违的搭配。按说红牛提供的糖分可以改善蒸馏酒的口感,其实也有限,真实效果和用热水兑酒类似。

偶尔拿酒换醉,各色啤酒渐渐变成常规饮料,就剩下二锅头。倒不是其他酒不好,我也喜欢朗姆酒和伏特加,无奈有点贵;崂山九块九虽然清爽却不免寡淡,65度的红星大二成了较优选。

从小到大有点动物本能继承过来,就是闻到某些气味或者处在某些体验中会回忆到相关联的场景。喝大了也会想起一些平日几乎忘却的东西。

比如只参加过一次的老乡会聚餐,那时的拘谨;每次宿舍出去吃烧烤喝大酒的醉态、喝多了还在回去之前买个雪糕啃了,预感到自己要吐立马跑到厕所解决,顺便吐槽同楼的憨批从来不冲厕所。

然后看一眼今天的日期,因为既往不可追又伤感片刻。

记得自己在高中的一次周记上写饮下黄酒的感受,以及另一次在高三,放学为了解渴灌下大半瓶黄酒,出门觅食强忍着躺倒街头爆睡的冲动直到吃完炒饭回到屋子里。

还有那些独自在陌生城市流离的朝夕回忆。也不知道那出售卤味的老年夫妇现况如何。

还记得之前和大学的老师同学谈论自己的理想,我说想要找回众人遗忘的时光。

就现在看来,即便是自己想要寻回过去也需要借助外物。如果化身为酒,是不是距离那理想更加接近?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