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

安静了半晌,发现自己的动作已经停滞了半分钟,这才捧起毛巾开始擦拭自己身上的水。

——从彼时算起已过去一年,或更久。像众人的习惯、或者懒惰的惯性般无孔不入的阴凉随着季节更替升起,触碰到时止不住地浑身颤抖。

雨后的夜晚没有放晴,暗淡的浅红色的云和山和地面在天际衔接,终于暧昧不清。现实的超现实景象。远景是完全黑的地和已经熄灭或者未尝燃起的住房,身上点缀灯火的道路蜿蜒匍匐着,偶尔发出鼾声——夜晚最明亮而热烈的光芒,并不为特定的某个人而亮。电动摩托的警报偶尔响起,就像对歌——如果无机物也期待着闲暇和娱乐。

……

好像渐渐习惯了好像每天都有事情做的日子。每天都有事情做,一般来说是充实,但换种角度看也是萎缩。就算强迫自己趁着醉意记述身周发生的一切,品尝起来也欠缺饱满。

听闻世间有人其实早已死去,只是等到形容枯槁再也无法动弹才焚烧埋葬。虽然确信我尚未化灰,但不知是否存活,也不确定每每回忆旧事的自己是否活在今日过。

空气凉得恰到好处,睡吧。

[Oct17, 2019]

3 Likes

Good Night,Good 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