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新千禧年龄层人士身心健康之展望

RT,说人话就是:论信息时代的年轻人如何养生。
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过去的经验很多已沦为废纸,那么该如何应对这种全新的生活模式?如何尽可能保持生理及心理上的健康?
跨性别相关将仅占一小部分讨论。

4 Likes

心理健康:f* him f* her f* them f* everything i dont give a shit

5 Likes

发在这里,是因为跨性别者的医疗情况也算是一种“千禧年后诞生/泛化”的全新领域,激素替代治疗的各种风险,手术相关,也是前人未曾踏足的世界,我们将是第一代直面它的人。

1 Like

性别重置手术的历史已有100年,人工合成性激素的历史也有70余年,但碍于信息传播限制,直到00年代甚至10年代才逐渐为大众所知所识,即使是最进步的欧美,网络上能找到的也多是30~20代的早期性别过渡者,40岁以上的凤毛麟角。我们急切需要对这方面的更多挖掘,以提前准备老年期、中年期可能面对的健康问题

3 Likes

跨性别相关就先bb到这里,其实我真正想谈的是信息时代的新工作学习/社会生活方式,比如绝大多数工作学习都要依赖电脑(在全球大流行的远程时代更是如此),生活娱乐则更加依赖智能手机。我们是历史中第一代身处这种环境的人,往过去看没有前人留的经验,往未来看更是预料不了下一代人会变成什么样,那么,长期处于这样的社会结构到底会对人的身心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3 Likes

世界上最沉迷智能机的人,也不过沉迷了10年出头。
试试把这个期限调整为30年、50年,目前地球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如此漫长的移动终端使用史。(笔电不算,你能一边散步一边举着笔电打字么……)
……长久这么下去,会有什么影响
如果我们不能避免日常使用手机、工作使用电脑,那么如何尽最大努力将坏的影响降到最低

2 Likes

信息爆炸
个体从迷茫到认可这种庞大的知识森林
现在很多小孩小小年纪就知道很多事
就懂得理性处理现实事物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环境影响

2 Likes

我觉得我还是不想在一个会把这些东西记入档案的地方多谈这些

2 Likes

你是指LL吗(

1 Like

其实最早接触互联网的那一批人有一些是可以端着笔电打字的(我家里人就会)
只是便携智能设备的发展让这个技能没用处了

1 Like

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某些自称精神病来吸引眼球的人实质上就是在加害那些真正可怜却很难发出声音的精神病人,甚至还有些精神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单纯反社会人格的依靠程序的漏洞,骗取本该属于真正的精神病人的救济

很巧的是现实中和张女士、梅女士都交流过,他们思维活跃而且富有创造力,性欲强,完全不像真正意义的精神病人,但“思维活跃而且富有创造力,性欲强”反常的厉害让人很难不怀疑是苯丙胺成瘾者,因为苯丙胺属于中枢神经兴奋剂,确实在药效作用期间带来一种人很聪明的错觉,这种人没被送去强制戒毒,反过来甚至被认定为是精神残疾还拿着国家财政的补助金,实在是讽刺

5 Likes

相较之下那些真正的精神病人却因为严重缺乏基本的社交能力和活动力,能够评残申请补助的少之又少
本来是为了保护弱势群体推出的福利政策却被一些反社会人格者恶意利用,实在令人心寒

2 Likes

而且客观上互联网的高度发达反过来也有利于这样的反社会人格者对他人的迫害,我之前提到的那些人都是依靠即时通信工具和社交网络,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的惯犯,张女士前不久还因为诱拐性侵未成年药娘而被母亲送进精神病院。
其实这还是治标不治本,浪费社会资源,反社会人格者和精神病人存在根本区别,前者能清楚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乐见于自己做的那些事,后者并不能,在未发病状态常常会对自己发病时候做过的不当行为感到难受。

1 Like

反社会人格者是无法治疗,无法得到救赎的,很多杀人狂的精神状态甚至远好于普通人,因此才能制定杀人计划,把反社会人格者和精神病人混为一谈是对精神病人的误解和伤害,我见过很多精神病人,虽然他们发作的时候很可怕,但内心还是善良的,喜欢小动物,绝不会如同反社会人格者一样对所有人都抱有恶意

1 Like

那些反社会人格者可怕就可怕在他表面上正常的很,但会给你潜移默化,把本来精神状态不错的常人也逼疯,PUA本身就是反社会人格者发明且擅长运用的,把多少无辜的人硬是迫害到精神疾病的程度

1 Like

你这都是在说啥w

一边走路一边打吗(

可参见被梅女士害到自杀的某个未成年药娘

1 Like

我不知道如火纯青的人怎样
我家人是只能慢慢走,没法正常步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