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倾向跨性别者科学: 对非二元女性倾向跨性别者的激素治疗可能性的探索 (Transfeminine Science: An Exploration of Possibilities for Hormone Therapy in Non-Binary Transfeminine People)

是新坑呀~

在阅读之前想先bb两句抱歉!因为感觉有些在国外trans社区已经成为共识的观点还没有广泛传播到中文trans社区中((

首先的话这里的non-binary指的就是大家一般说的mtx/ ftx啦!non-binary更多体现心理性别而非指派性别所以安利一下这个词,它是包含在女性倾向跨性别者 (transfeminine) 之中的,任何原生性别非女性,想要追求女性化的性别表达或者身体/激素情况的都涵盖在这个类别下~

然后这篇文章里面讲的很多疗法都是很实验性的!缺少完善的科学例证什么的,所以如果不是特别特别gd严重的话…其实还是建议常规疗法的!不过将来等non-binary的疗法完善了还可以帮助到一些顺性别但是希望hrt的少数少数群体什么的hhh

最后的话,在阅读之前还是尽量看一下上一篇文章呀,可以当作这一篇的铺垫什么的~

本文翻译自

GitHub 仓库

目录

综合性文章

女性倾向跨性别者的激素治疗简介 (Aly W., 2018)
对非二元女性倾向跨性别者的激素治疗可能性的探索 (Aly W., 2019)

7 Likes

对非二元女性倾向跨性别者的激素治疗可能性的探索

作者 Aly W. 首次出版于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 最后修改于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译者 yucandy 翻译于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

介绍

非二元” 指的是不认同自身属于 性别二元 范畴内的跨性别人群。尽管ta们不认同于男性或女性,许多非二元 男性倾向跨性别者女性倾向跨性别者 仍希望接受激素治疗,就像跨性别男性和女性一样。虽然有些非二元者选择了像多数认同二元性别的跨性别者一样的完整激素过渡,许多非二元者更倾向于仅实现部分激素过渡。这可能是为了实现在 男性与女性特征 之间的一个中间区域,从而实现更 性别中立的外观,或诱导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方面的 男性化女性化

也有一些人寻求荷尔蒙的女性化和/或 去男性化,但却并不认同自己是跨性别。这些顺性别认同的人们常常称自己为 “伪娘”。这些人的社区在 Reddit 等社交媒体网站上存在 (如,r/FemboyTransition)。倾向于女性化的顺性别者在追求激素过渡的时候,常常与女性倾向非二元者有着相似的偏好—其中最常见的是没有 乳房发育 的女性化。有时,这些起初顺性别认同并接受激素治疗的人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发展成跨性别身份。

激素过渡的部分方法,甚至对于非二元的广泛认同,都是相当新的发展。在已发表的文献中,关于这种非常规的激素治疗的描写非常少。此外,目前还没有关于这种治疗的可用 标准或指南。然而,最近的一些综述已经开始讨论非二元激素治疗的可能性 (Richards et al., 2016; Seal, 2017; Bass et al., 2018; Cocchetti et al., 2020)。目前在渴望非常规激素过渡的人数与这种疗法的临床建立之间存在不协调。因此,从理论角度对各种可能性进行探索将是有价值的,也是本综述的目的。

作为免责声明,本文中的观点是实验性的和初步的。截至目前,还没有在跨性别人群中进行的以部分激素过渡为目标的研究,也没有在非二元者中的数据或证据证实该种方法的使用。因此,我们目前只能从其他群体的理论和研究中推断。在跨性别非二元激素治疗的情况下,这些其他群体的例子包括接受前列腺癌治疗的顺性别男性、正在接受 雌性样乳腺发育 (男性乳房发育) 治疗的顺性别男性,和接受激素治疗的跨性别女性。由于这些原因,本讨论是探索性的,不应作为治疗建议。

常规的女性化激素治疗

对跨性别女性进行常规激素治疗的目的是产生可能的最大限度的去男性化与女性化——包括乳房发育。这是通过抑制 睾酮 水平和提高 雌激素 水平来实现的,使它们都处于正常的成年女性范围内。除了完全抑制睾酮水平,另一种方法是阻断睾酮的作用。相关的激素变化是通过服用 激素药物 完成的,包括 雌激素孕酮,和/或 抗雄激素。雌激素产生女性化,包括乳房发育,而睾酮抑制产生去男性化——以及防止抑制女性化。雌激素、孕激素和抗雄激素都可以促进睾酮的抑制。

常规的 女性化激素治疗 中使用的具体药物包括 雌二醇雌二醇酯,如 戊酸雌二醇;抗雄激素如 螺内酯比卡鲁胺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 (GnRH) 激动剂 and 拮抗剂;以及孕激素如 孕酮醋酸环丙孕酮 (CPA)。雄激素合成抑制剂,如 5α-还原酶抑制剂 (5α-RIs) 也被使用。5α-RI抑制睾酮代谢为更有效的 双氢睾酮 (DHT),这种转化只发生在某些组织中。它们具有有限的组织选择性抗雄激素作用,体现在在皮肤和毛囊上。

一部分非二元女性倾向跨性别者的治疗目标等同于跨性别女性的治疗目标,因此与常规的女性化激素治疗的效果相一致。也就是说,治疗的目的是最大可能的女性化(包括乳房发育)和去男性化。有这些偏好的非二元跨性别者可以简单地使用常规的女性化激素疗法来进行激素过渡,而不是采用更多的实验性和非常规的部分方法。

关于常规的女性化激素治疗的全面介绍,请参见这篇文章:

上述文章旨在提供人们对跨性别用药实现基本了解所需要的一切内容。如果你刚刚了解跨性别激素治疗这一主题,强烈建议在继续阅读当前文章之前阅读上述文章。该篇文章的介绍涵盖了性激素、它们的影响、使用的具体激素药物、途径和这种激素疗法的剂量。这些信息大部分也适用于非常规的女性化激素治疗。

部分的女性化激素治疗

一些非二元女性倾向跨性别者 (以及寻求激素女性化的顺性别认同者) 只希望部分女性化和/或去男性化。根据不同的具体目的,这可能比常规的激素治疗更复杂,并需要更多的考量。以下女性化激素治疗的目的可能会被遇到:

  • 介于男性和女性之间的一种身体和激素状态
  • 更加中性或雌雄同体的外观
  • 较多或最大程度上的女性化和去男性化,但较少或没有的乳房发育。
  • 较多或最大程度上的女性化和去男性化,但较少或没有的性欲与性能力减少 (如,勃起和性高潮能力) 和/或 生育能力

第一种选项是相当直接的,因为它仅需常规女性化激素治疗的较低剂量即可完成,这将导致部分睾酮被抑制,雄激素和雌激素混合作为主要的活性性激素。第二种选项涵盖对于雄激素和雌激素两者的去除。虽然这是可能的,但是其也许会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性激素对维持健康和良好的某些方面很重要。然而,有一些方法可以避免或减轻这种后果。第三和第四种选择也是可能的,但是更难实现,并需要专门的、可能是复杂的激素疗法。

睾酮的抑制和阻断

如果非二元女性化激素治疗的目标仅仅是为了实现中性化的外观,并且尽量减少或不出现女性化的迹象,这可以通过去除睾酮并且不同时给予雌激素来完成。在出生时被指定为男性的人中,有多种方法可以实现雄激素的去除或睾酮的压制。这些方法包括大剂量的孕激素治疗、使用GnRH激动剂/拮抗剂或性腺切除术进行药物和手术去性腺、大剂量雄激素受体拮抗剂治疗,以及其他一些可能性。在本节中,作者将主要从疗效的角度来讨论雄激素去除疗法。然而,由于雌激素缺乏的共同后果,单纯的去除雄激素在耐受性和安全性方面存在问题,这将会被在下一节中讨论。

大剂量孕激素对雄激素的抑制作用

雄激素的去除可以通过大剂量的孕激素来实现,这能够抑制睾酮水平高达50%至70% (Aly W., 2019)。这是一个大幅下降的睾酮水平,但是还没有完全进入女性范围。如果需要,还可以加入雄激素受体拮抗剂,从而阻断未被抑制的剩余睾酮。出于这些目的,低剂量的醋酸环丙孕酮 (如,5.0–12.5 mg/天) (Aly W., 2019) 以及比卡鲁胺 (如,12.5–50 mg/天) 或螺内酯 (如,200–400 mg/天) 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案。作为醋酸环丙孕酮的替代品,可以使用大剂量的其他孕激素,如几乎所有的人工孕酮,或者通过直肠给药的孕酮 (Aly W., 2018)。

药物或手术性腺切除对雄激素的抑制作用

GnRH激动剂和拮抗剂是抑制睾酮的另外一种选择。这些药物可以将睾酮水平抑制约95%,即进入正常女性范围或性腺去除的男性范围 (<50 ng/dL)。然而,GnRH激动剂和拮抗剂非常昂贵,尽管可能有一些可行的选择可以更便宜地活的它们 (如,从某些网上药店/供应商处购买) (Aly W., 2019)。

性腺切除术,或手术切除性腺,可以作为GnRH激动剂和拮抗剂的一个更永久的替代方法。然而,这种过程很昂贵 (几千美元),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并且可能更难获取。大多数外科医生需要性别治疗师的信件和真实的生活体验 (RLE);但确实存在知情同意即可的外科医生。性腺切除术也是不可逆的,特别是会造成睾丸的永久性丧失和不育。在任何情况下,从长远来看,性腺切除术比GnRH激动剂和拮抗剂要便宜的多,也更方便。

抗雄激素对雄激素的阻断作用

雄激素受体拮抗剂如比卡鲁胺和螺内酯的作用是直接与雄激素受体结合,将睾酮和双氢睾酮等雄激素从受体中置换出来,从而阻止这些雄激素对其的激活。这与通过抑制雄激素的产生和水平而发挥作用的疗法不同。

高剂量的比卡鲁胺单药治疗 (如,150–300 mg/天) 是雄性激素去除治疗的一种选择 (Aly W., 2019)。然而,比卡鲁胺单药治疗会增加睾酮,从而增加雌二醇水平。睾酮会被比卡鲁胺阻断,不会产生影响,但雌二醇会被增加到允许明显或完全女性化的浓度范围,这包括乳房发育。此外,仅使用比卡鲁胺,即使是非常高的剂量,也可能不足以完全阻断男性范围的睾酮 (Aly W., 2019)。基于这些考量,如果目标是没有女性化或乳房发育的完全去男性化,比卡鲁胺单药治疗本身并不可以实现。

高剂量的比卡鲁胺是昂贵的,这可能令人难以承受。高剂量的螺内酯单药治疗不是这种途径的好选择,因为它是一种相对较弱的抗雄激素,可能远远不能处理男性范围内的睾酮水平 (似乎需要至少 200 mg/天 才能完全阻止女性睾酮水平; Aly W., 2018; 维基)。通过额外使用孕激素 (如,醋酸环丙孕酮) 同时部分抑制睾酮和雌激素水平可能是比单独使用雄激素受体拮抗剂更可行的选择。

高剂量比卡鲁胺单药治疗的一些潜在主要优势是,与明显或完全抑制睾酮水平相比,比卡鲁胺单药治疗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性欲和勃起功能,并且可能不会导致不孕。

抑制雄激素的其他选项

另一种选择是仅进行部分去男性化,这基本上可以通过使用较低剂量的上述药物 (如,醋酸环丙孕酮、比卡鲁胺) 来实现。如果需要,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加入5α-还原酶抑制剂,以更大幅度地减少头皮脱发和体毛生长。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睾酮被很充分的抑制或阻断,那么使用5α-还原酶抑制剂的好处可能会很少或完全没有。

另一种可能性是加入低剂量的 癸酸诺龙,一种雄性激素受体激动剂和合成代谢雄性激素 (AAS),对皮肤和毛囊的男性化/雄性激素作用要小的多 (Aly W., 2020)。这种AAS可以帮助抑制和替代睾酮水平。 癸酸诺龙也可能有帮助维持性欲和功能的好处。然而,癸酸诺龙最近在美国已经停产了。奥沙隆 是另一种类似的AAS,但与肝脏毒性有关。

7 Likes

占x2qwq

2 Likes

暖贴qwq

2 Likes

作者说要更新一遍这个文章!所以翻译什么的暂时先搁置一下qwq大概要等一两周
可能会开新坑(被打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