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问 trans同类真的适合作为心情不好的时候的倾诉对象吗?

一边对别人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把我当成树洞”,一边自己时不时emo
这样真的合适吗。。。。。
或者说这类话还是等自己情绪比较稳定了,在和别人说,更加合适些吧
感觉如果两边情绪都不好的话,很容易会更炸的吧。。。。。
(随便发发的只是想讨论下请勿对号入座plz()
。嗯,或许能有情绪比较稳定且适合作为倾诉对象的朋友比较好吧还是(。)

3 Likes

。显然我现在状态不太行且语无伦次,,,,,,,抱歉

1 Like

能作为「树洞」的时候应该也是自己没有炸掉的时候吧,感觉两边情绪都很差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此外能够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也是找到「自身价值」的一种途径

总之还不错?

不过我这边就很不适合作为「树洞」,因为我似乎并不会“安慰/安抚?”别人,自己说一句话都会想太多…

6 Likes

事实上我不觉得trans同类互相倾诉有问题
但是两个抑郁症心情不好的时候相互倾诉。。。我觉得问题大了

10 Likes

事实上时有发生,两边都炸的情况

确实…

我自己的处理方式就是多和几个同类交好,并尽量保持自己的心情)))

1 Like

如果两边都炸的话确实不太好

但如果除了 trans 同类外找不到其他能够倾诉的对象的话,这似乎是最好的方法了;都互相憋着不说可能带来更差的结果

1 Like

对我来说很多跨性别独有的痛苦没法跟顺性别说,因为你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觉得这样的你有没有男子气概/女性气质…所以大部分时候还是找trans小伙伴说orz

5 Likes

在出柜了的情况下,很多还是会理解,至少尝试理解的吧。
再说,大多数人也不会怎么在意“男子气质”或者“女子气质”什么的吧…

1 Like

看对谁说吧……

一般来说,拥有Privilege的人,无论是家长更开放、更支持,还是有足够的经济资源,这样的跨性别者都会有更好的心理健康状态,有更多的支持能力,包括相对来说更专业的基础心理知识和愿意帮助别人的社会责任感。因为他们拥有着较多的资源,就更可能将一些资源分给别人。

而本来就被家长摧残的人,每天都为吃饱饭或交学费而担惊受怕的人,他们本身就已经为了生存焦头烂额,本身就自身难保,自然不太可能再负担别人的问题。

当然不绝对,因为我也见过拥有许多资源但极度自私和傲慢的人,我也见过明明已经自身难保但还付出一切帮助别人的人。

顺性别的女权主义者既有包容跨性别者,坚定地维护跨性别者权利的人,也有排除跨性别者,将其作为假想敌的人。

总的来说,我认为最好是找跨性别者中比较优越的人倾诉比较好,比如留学生,或者公益志愿者,或者国内的所谓家长党,其次是顺性别者中愿意支持跨性别者的盟友。而剩下的人都相对来说不是很好的选择。

7 Likes

自己可能会在意)我自己的话,就魔怔了一样))))特别希望自己能有女性气质或者说仪表))

我不想要“理解”,我只想他们把我看作一个完整的男人(

1 Like

trans同类的确是适合的树洞,但不代表只能和trans同类倾诉,如果是自己信任的顺性别认同者我觉得也可以倾诉))))总体来说,多认识一些能理解你的人))避免两个人都抑郁的时候只能彼此倾诉))但憋着更不好的说!)

1 Like

我认为的理解就是按对方认同的性别看待对方(。)
实际上也有认识的cis这么做到了,大概

1 Like

赞同,但是yysy留学生并不一定会有很好的情绪状态…实际上如果说是要好好学习()的话,留学真的是非常非常累的。。。。。学业压力文化差异语言问题各种内卷etc.()我认识的留学生,就算是cis,也有好多快要顶不住压力的(。

1 Like

不是“看待”,看待那是必须的啊!看待都做不到那直接拉黑算了…对我来说,正确认识你的性别是最最基本的事情,不值得任何多余的感动和赞赏…

唔…容易出现双方一起爆炸的情况…很容易出现…
所以…无论如何,找个稳定一点的树洞?或者确保树洞心情好再去找ta?

2 Likes

我在自己不炸的情况下就会帮助炸了的人

4 Likes

嗯,对的说)但要量力而行哦))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