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怎样的制度能使老资历跨性别友善人士从新加入跨性别友善人士身上获益?

这样一个制度运行起来岂不是可以一传十十传百感染全世界,使得跨性别友善的环境极度扩大

1 Like

你这是传销

9 Likes

您这样的言论,既不构成对跨性别友善环境的健康讨论,同时也是对跨性别者的一种侮辱。

11 Likes

没听懂

1 Like

公开区【危】

为什么,因为许多人对类似传销的东西有偏见吗

因为传销是违法的。

5 Likes

因为跨性别既不是一种「选择」,也不是一种能让其他人获益的东西,也不能够被「传染」,也不能、也不应通过群体的扩大而获得友善环境。

如果您对以上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那我自然会判断,您这是对跨性别的不友善,是一种抱有恶意的侮辱。

10 Likes

只能说过于典型的传销在某些国家是违法。但是很多制度本质上与传销无异比如养老金。传销在一些法律中被禁止是因为社会危害性,不是因为后人服务先人和拉人头特征。

成为跨性别友善人士完全可以是一种选择,也完全可以使个人或整个社会获益,例如让世界变得更少暴力更加地包容、学到更多性别相关的知识、普及女权主义等等

是我眼花了,没看清楚。

那您这就变成,不只是在「对跨性别友善」这件事上侮辱了跨性别,还连带着把所有潜在的跨性别友善人士全都侮辱了。

我一时都想不到从哪里开始吐槽,希望您好自为之。

6 Likes

如果你觉得给予实际的好处、物质或精神上的利益是一种侮辱,只接受让人无私奉献用爱发电,那我没话说

对于「对跨性别友善人士」而言,说「人可以为了利益而变成跨性别友善人士」,这是一种毫无疑问的侮辱,如果您理解不了这一点,那我只能认为我先前的推测是正确的,您本身就对跨性别抱有恶意。

4 Likes

那你说的这个“跨性别友善人士”的范围可就太窄了,友善还不够,还要求不能为了利益,那为了什么,信仰?

为了「友善」,或者说为了「避免不应有的恶意」。

如果说我解释到这个程度,您都理解不了「友善」是什么意思,那我觉得您在这个话题上与其他人实在是缺乏讨论的基础。

你好像本身也是一位跨性别者,是对跨性别有多不自信,认为跨性别者的存在不会有益于他人,这思想也够奇怪的

即使非营利组织可以给员工发合理范围的工资,但这也是支出,不是利润;是对劳动的报酬,而不是对理念的奖赏。而且就我认识的 NPO 雇员,没有一个是为了钱来的,很多需要在 NPO 之外再做别的工作。

用爱发电的反面决不是利用人们对社会公益的追求而牟利,这种人是存在的,但不管 ta 们是否对跨性别者友善,这都不是牟利的核心身份——ta 们在这件事上的核心身份是公益的蛀虫而已。

话说回来,成为跨性别友善人士,和为跨性别事业做一些工作,这两者之间就差着十万八千里了,我想不出前者需要什么资金或者类似东西的支持。

4 Likes

一名跨性别者的存在是否“有益于他人”,取决于该跨性别者本身做了什么事,这和 ta 的跨性别身份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

而且按照你的逻辑,当个跨性别者还得“有益于他人”,这不是抬高跨性别者的门槛吗?

3 Likes

我确实是一位跨性别者,所以对于跨性别者的存在,会给别人带来什么,会给我自己带来什么,我非常清楚。

所以如果您有相反的观点,还请直接说出来。

5 Likes

就比如北同,大部分的人员是志愿者(但是工作时长20+h/week的也有),也有一些的具有一定的薪酬的工作者, 一些付费咨询师, 然后部分的活动也会有一些的基本的活动收费.
但是整体觉得,这是还不错的组织,不知道这是不是你期望的模式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