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短篇小说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在写着“〇〇〇女子学园”的大门前,名为雪见樱子的少女停下了脚步。
因为刚刚转学过来的缘故,樱子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所学园。向内望去,只能看见无数高大的古木。一条被落叶覆盖的小径从树海中穿过,通向幽深静谧的学园深处。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樱子迈过了学园的大门。一瞬间,正午的阳光变得幽暗起来,仿佛来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樱子本能地回头望去,却见原本应该就在身后的校门凭空消失了,只剩下一条与前方完全对称的小径,没入同样遮天蔽日的树海中。
“好奇怪…怎么会这样…”
樱子没有细想,而是继续向前方走去。四周异乎寻常地安静,只有落叶在她脚下发出沙沙的响声。
无论樱子走了多久,面前的景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这条小径是无穷无尽的。终于,樱子意识到不对,停下了脚步。
就在此时,四周的空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冰蓝色长发的少女如雾中的精灵般出现在樱子眼前。少女面色憔悴,眼神涣散,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樱子,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
“你…好?”樱子试探着打招呼。
少女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她打断樱子的问候,急切地问道:“今天是哪一天?”
“今天是十月三日呀?”
“十月三日…橘色的恶魔…还来得及…”
少女不明所以地念叨着,突然,她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疯狂而又炽热的光芒。
“樱子,请和我做爱吧,就在这里。”
“啊?你认识…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少女掏出一枚沾有血迹的小刀,将其握在手中,缓缓向樱子走来。
“不要过来啊!”樱子被吓得连连后退,甚至于被自己绊倒,跌坐在地上。
少女跪在樱子身前,在片刻的思索过后,她反握刀柄,撩起长发,用刀尖抵住自己的颈侧。
然后,她开口说道:“如果我不能和樱子做爱,那么今天我就会死在这里。”
“等一下…你在做什么呀…请不要!”
少女没有回答,颈侧的皮肤在刀尖的压力下缓缓下陷着。
感受着胸腔内心脏的跳动,樱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应对危机。自己不能让眼前的女孩死在这里,那么,就只有同意她的请求了。
就在樱子打算开口时,不远处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听到声音,冰蓝色长发的少女立刻站了起来,握刀转身对准声音的方向。
随即,她又突兀地在樱子眼中消失了,只在原地留下几缕破碎的水雾,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脚步声愈加临近,空气中似乎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柑橘味香气。樱子呆坐在地不敢动弹,来者难道就是刚才那人口中“橘色的恶魔”吗?
不等樱子继续思考,一位手执木弓的少女就从树丛中走出。她有着一双橘色的眼睛,看了看空气中残留的水雾,随即便转向樱子的方向。
“樱子,你没事吧。可以站起来吗?”
少女蹲了下来,向倒在地上的樱子伸出手来。那双橘色的瞳孔瞬间变得近在眼前。
“呜,我没有关系的…”樱子握住对方的手,迅速站起身来,“不过,你也认识我吗?”
“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学生会长,名叫橘园纱弓。樱子是刚刚转学过来的吧,所以我才会知道。”纱弓解释道。
“会长…你有没有看见,刚才那个女孩…”
“她是真实存在着的,我记得她的名字是水无月梨。这件事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们边走边说吧。”
纱弓轻轻牵起樱子的手,带着她离开了这处错乱的空间。在校园中穿行的同时,樱子静静地听着对方的讲述。

“在很久以前,这座学园也曾安定地处于常识束缚的世界中。那时,这里能够存在的最为异常的事物不过是女同杏恋而已。”
“但是,在一场异变过后,不少人获得了能够颠覆常识的,奇迹般的力量,又被称为「魔法」。”
“但是这力量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每次使用「魔法」,施放者的精神都会受到永久的损伤,并且最终不可避免地彻底疯掉。并且相应地,「魔法」的强弱完全取决于施放者精神失常的程度。”
“如果心智丧失到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的程度,她们的躯体甚至会发生变异,不再是人类而显露出幻想种的特征。”
“所以,学园里时时会出现像刚才一样,如幽灵般游荡着的女孩。魔法少女的末路,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好可怜…我觉得这不应该是她们的命运。”樱子说道。
“樱子也如此觉得吗?学生会已经回收了不少幻想生物了,虽然遇到了种种困难,但我相信,只要学园里还存在着迷路的女孩,那一定是学生会长的责任。”
“会长…”
说话间,她们已经走进了教学楼中,并从楼梯上到了顶层。
刚进入这一层,樱子与纱弓就被形形色色的女孩包围起来,堵住了前进的道路。
“会长,走廊里的灯不亮了。”
“会长,吹奏室的门锁坏了。”
“会长,天台上的气压计爆了。”
“会长,地下室的吸血鬼跑出来了。”
“会长…”
“行了,我都知道啦,我会去处理的。”
纱弓握住樱子的手,带着她向前走去。人群自动为她们让出一条道路来。
走廊里的灯果然坏了,她们在黑暗中走了片刻,直到一扇门出现在路的尽头。
二人刚在门前停下脚步,门就自动打开了。一对血红色的眼睛自上方弹出,在黑暗中直勾勾地盯着樱子。
“啊!”
樱子被吓得向后倒去,还好站在她身后的纱弓及时接住了她。
纱弓按下门口的开关,明亮的灯光驱散了室内的黑暗。这时,樱子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生物。
一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娇小少女悬浮在空中,威严满满地注视着二人。格外引人注目的是她异常白皙的肌肤与明亮的血红色瞳孔。
在樱子害怕的目光中,银发少女轻巧地落在地上,走上前来,在樱子的胸前闻了闻。而后,她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你也是女同杏恋么?”
“你…你在说什么呀!”
“行啦,露娜酱。不要再捉弄她啦。”
纱弓走到二人的中间,将她们分割开来。樱子则害怕地躲在她的身后。
“对不起…”被叫做露娜的少女敷衍地道歉道,随即,她抬起头,看向纱弓说道:“会长,我饿了。”
“行啦,我知道了。呜…等一下,不要这么快…”
在樱子惊讶的目光中,露娜跳了起来抱住纱弓,整个人紧紧攀附在后者的身上。而后,她闭上眼睛,埋首于纱弓的颈侧,吸食着那里的血液。虽然被银色长发遮住了看不清具体的细节,但鸟鸣般的声音却不断传入樱子耳中。
“会长…你还好吧?”
“我没事的,呜…如你所见,露娜酱是吸血鬼。虽然是幻想种,不过心智上跟人类是没有区别的。”
无视了身上挂着的吸血鬼,纱弓安定地向樱子讲解着。
“真的如此么…”
“呜…不用担心,某种意义上说,露娜酱已经被我豢养了。她是不会袭击除了我以外的人类的。”
“好吧…”
不知何时,鸟鸣般的声音消失了,但露娜依然没有放开纱弓。她双眼紧闭,静静地悬挂在纱弓身上,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纱弓轻轻将露娜从身上取了下来,并用纸巾擦掉她嘴角残留的血液。然后,纱弓松开双手,于是,露娜就这样保持着睡眠的姿态悬浮在空中。一时间,空气中只剩她微弱而均匀的呼吸声。
“行啦,这样就好,不用管她了。”

冰蓝色长发的少女在黑夜的校园中游荡着。
自己是谁?正在寻找什么?刚才又从谁那里逃开了呢?
片刻之后,她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水无月梨。
“樱子…”
梨轻轻托住自己的脸颊,泪水从她晶莹的瞳孔中无声地滑落。她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到最后几乎要奔跑起来。
她想起了樱子惊恐的眼神,自己做了错误的事情吗?但是如果还能再次见到樱子,到底应该对她说些什么?又应该做些什么?
“樱子,我该做什么?”
梨停下了脚步,她想起了还未发生,但注定要发生的一切。橘色的恶魔已经掌控了整个学园,没有女孩能够逃脱她的魔爪。
四周是浓重而静默的黑夜,在可预见的未来中不会有一丝光线经过。没有意外的话,自己大概很快就会死在这里吧。
果然还是要找到樱子。无论发生了什么,只要在她的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的事情暂且不管了,现在就去找她吧。
但是,樱子现在在哪里呢?自己又要如何才能找到她呢?
这种时候,只需要相信并祈祷就可以了。默念她的名字,重复三次,这样再睁开眼时,她就会出现在面前。
梨闭上了双眼,沉浸在种种思绪中的她并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在趁此机会悄悄接近。
(樱子——)
(樱子——)
(樱…)
第三声尚未念完,梨只觉被什么东西在脑后重重地敲了一下,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抱歉了。”
橘园纱弓丢下木弓,将即将倒地的梨及时拥入怀中。在片刻的犹豫后,她轻轻拨开梨的头发,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好烫…”
面前的女孩不仅仅是精神,身体恐怕也处在崩溃的边缘。纱弓将她抱在怀中,急切地走向灯火的方向。
但在某一个瞬间,纱弓发现自己怀中的柔软与重量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停下脚步茫然四顾,却只能够看见自己的影子。
“又被跑掉了吗…”

幕间01
吸血鬼如果想要生存下来,就必须学会人类的生活方式。
但是,吸血鬼永远不能够忘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人类。

森林深处,少有人到过的一片空地中,白发红瞳的吸血鬼少女露娜无力地瘫坐着。
“好饿呀…”
已经好几天没有尝到血液的味道了,要不要出去捕猎呢?
可能是太久没有进食的缘故,露娜刚想站起,一阵阵的眩晕感就迫使她坐了回去。
(算了,等饿死再说吧。反正吸血鬼大概也不会死…)
最近学园内的秩序渐渐安定下来,这对大部分人来说或许是好事,但也让吸血鬼的捕猎活动变得更为困难。
尽管如此,日落之后,离开了灯光庇护的人类,只有成为吸血鬼的猎物一种结局而已。
正当露娜感到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听见了不远处细微的声响。她看见了,一个人类女孩正行走在黑夜的森林中。
露娜立刻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橘园纱弓,目前学生会的会长,某种意义上,是使吸血鬼捕猎更加困难的罪魁祸首。
如夜幕下的风暴般,露娜闪到纱弓身前极近处,迫使对方停下脚步。在短暂的停顿后,她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听见自己身体里血液的响动了吗?”
“…露娜?”
露娜将眼前的女孩扑倒在地上,用一只手压制住对方的反抗。对着那双因惊恐而瞪大的橘色瞳孔,她只是缓缓地倾诉道:
“血液是多么可爱的液体呀!她一点也不甜美,却是我们能够给予生命的唯一献礼。”
露娜捂住了纱弓的嘴巴,正当她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却感觉身体不再听自己的使唤。被压抑的饥饿感在剧烈运动中再次爆发出来,露娜只觉全身的力气都离开了她,眼前一片模糊,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时,露娜发现自己正枕在纱弓的大腿上,她刚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对明亮的橘色瞳孔。
“露娜,你终于醒了。”
“你没有走吗?我明白了,你是来捐献血液的。”
“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啦…”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呢?需要向你宣誓效忠的话,请容我拒绝。”
“最近学园中流传着吸血鬼的怪谈,难道露娜真的变成吸血鬼了吗?”
“都是我做的哦。所以你打算怎样审判我的罪行呢,学生会长?”
“不,露娜并没有做错任何事。在我看来,这里并没有什么吸血鬼,有的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女孩子而已。”
纱弓顿了顿,而后说道:“露娜酱,跟我走吧。我会给予你,阳光下的生活。”
“看来你并不明白,吸血鬼到底是什么东西…再见了,人类。”露娜转身将要离开。
她刚想迈出脚步,就发现自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束缚在了原地。
“露娜酱,请看着我。”
纱弓的语调由温柔变得严厉,而话语间又有着种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遵从她的命令。
一旦接触到纱弓的目光,露娜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被迫注视着对方的双眼。
“从现在开始,露娜只可以吸取橘园纱弓一个人的血液。”
橘子,原本是纱弓瞳孔的地方,只剩下两颗清澈,晶莹而又熠熠生辉的橘子。除此之外,露娜再也看不到其它东西,也感知不到其它事物了。宇宙中本就只有橘子一切终将坠落在橘子中橘子…

“你做了什么?”
露娜终于清醒过来,她不敢再看纱弓的眼睛,心有余悸地问道。
“只是用了点小法术而已,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露娜…”
纱弓的语调又变回原来的温柔,她说明道:
“只要是喜欢女性的女孩子,在「橘眼」的作用下都会听从我的命令,为我做任何事情。”
“真的会存在这么离谱的魔法吗?”露娜疑惑道。
“这种事不重要啦。不过这样一来问题不就能解决了吗?露娜以后不用再担心食物的来源,大家也不会对你感到害怕了。”
“这就是你想的解决方法吗?算了,我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从的。”
“露娜,不用害怕。吸血鬼与人类的关系,是非常复杂难解的问题。但是我们没必要去在意那么多,我们都是女孩子,这不就够了吗?”
幕间02
“会长…”
“会长…”
“会长…”
听见门内传来的声音,她藏好了沾有血迹的小刀。而后,名为水无月梨的少女用力推开了门。
“会长…会长…”
门内只有雪见樱子一个人,她在地板上失神般滚来滚去,发出着骨碌骨碌的声响。口中不停地重复着同一个词,如坏掉的木偶一般。
“樱子!”梨不由失声喊了出来。
樱子似乎注意到了外界的变化,她停下滚动的身躯,迷茫地看向梨的方向。樱色的发丝杂乱地粘在她的脸上,空洞无神的目光从其间穿出,直直地射向梨身后的虚空,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来者。
“会长…是你吗?”樱子木然地问道。
那个橘色的恶魔已经被梨杀死,会长已经不复存在了。那么,此时此刻,水无月梨就是会长。
“是我。我就是会长。”梨看着樱子的眼睛说道。
听见这句话,樱子眼中顿时焕发出奇异的光彩。她从地板上弹起,用尽全身的力气死死抱住了梨。巨大的压迫感让梨一时间呼吸困难,视线渐渐模糊。
“会长…樱子真的好喜欢会长…”
尽管眼中还残留着泪水,樱子的脸上绽放出无比开心的笑容。
“我也好喜欢樱子…”
理所当然地,她们的双唇相接,躯体在挣扎中紧紧贴在一起。即使在清晨的寒风中,也有着相拥取暖的女孩们。

“不对…你不是会长?”
突然间,樱子放下双手,呆呆望着前方,困惑地问道。
“会长的胸部…应该比这要更大才对…”

“呜哇!”
梨睁开了双眼,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
(刚才又是梦么…还是真实发生过的?)
随即,她看到了雪见樱子正站在床边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清澈而又明亮,一点也没有坏掉。
梨激动地坐了起来,却见樱子吓得一连后退了两步,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她。
“樱子,对不起…”
在梨反应过来之前,樱子就以极快的速度回转过来,如小鸟般轻轻在梨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虽是一触即逝,湿润的触感却长长地残留着。
“这是,为什么?”梨疑惑道。
“抱歉…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梨。不过,刚刚梨做梦时似乎一直在说着「我也好喜欢樱子」…所以,这就算一点小小的报偿吧。”樱子微笑着说道。
“唔…怎么可能…真的有人会说这种梦话么?”梨的脸红了。
突然间,梨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仔细观察屋内的陈设,与过去无数次轮回的记忆相比对,梨发现了,这里是橘园纱弓过去曾居住的房间。
“樱子,那个橘色的恶魔,也就是会长,现在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她知道我在这里,但是你是我悄悄捡回来的…”
“不行。这一切可能都是她的阴谋,我们必须争分夺秒,赶紧逃离这里才行。对不起,樱子,请相信我。来不及解释了。”
说着,梨拉着樱子的手,快步冲出了房门。
“梨,慢一点…”

会长室里,灯光依然亮着,尽管已经是清晨了。
“呜啊…终于可以睡觉了吧?”
在打了一个哈欠后,橘园纱弓轻轻将一枚戒指放在桌上,这是为了捕获水无月梨而专门制作的魔法抑制器。为此,她昨晚一整晚都没有睡觉。
“睡醒之后,再想办法寻找梨的踪迹吧。”
这时,纱弓听见门外传来隐约的对话声。
(“等一下,梨。如果要逃离会长的话,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这座教学楼我已经跑遍过无数次了,绝对不可能走错的。”)
然后,门被用力打开了。水无月梨出现在了门口,她与纱弓互相看见对方,一时都愣住了。
“走错了吗,怎么会?”
过了几秒,梨反应了过来,连忙试图合上门逃离这里。
“梨,请看着我。”
情急之下,纱弓直接使用了「橘眼」。在梨无法行动的时间中,她走到梨的身前,抬起梨的一只手,将戒指固定在了其中一根手指上。
“你做了什么?”
梨解除了控制效果,想要摘下手上的戒指,却怎么也无法成功。
“梨,等等我!唔…会长?”
此时,雪见樱子终于追了上来。
因为突然的相遇而不知所措,三人陷入了短暂的凝滞中。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橘园纱弓,她抓住两人的手,将她们拉入了会长室中。
而在三人不知道的地方,一只白发红瞳的吸血鬼早已隐身在她们上方的某处,好奇地观察着这一切。
—————— LIVE START ! ——————
纱弓:抱歉,梨,但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只能暂时限制你的法术。
梨:如果真是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的话,应该首先将你这个橘色的恶魔封印起来才对。
纱弓:先不要管我啦…梨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和接受治疗才行。
梨:一切都完了呢。反派boss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我们的故事到此便结束了。
梨:但是,橘园纱弓,无论你之后打算对我们做什么,我要在此刻揭露你的真面目。
纱弓:梨,不用着急。慢慢来,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出来吧。
梨:橘园纱弓!为什么你所说的治疗对象,最后都被你骗到床上了呢?
梨:为什么学生会的高层,全都和你保持着长期的肉体关系呢?
梨:这间屋子里豢养的那只吸血鬼,恐怕她也已经不知道和你做过多少次了吧。
(露娜紧张地屏住呼吸,直到确认自己没有被发现后,她才松了口气,继续注视着屋内)
梨:不知道现在的学园中,还没有和你上床过的女孩子,又还有几个呢?
梨:橘园纱弓,如果你的统治继续下去,这座学园会变成什么样的地方呢?
樱子:会长…她说的是真的吗?
纱弓:的确如此…我不会否认我做过的事情。但是,暂且先听我辩解一下吧。
纱弓:我爱着大家,爱着学园中的每一个人。
纱弓:希望给大家带来快乐,希望保护大家免受伤害。这就是我一开始的愿望。
纱弓:但是,在逐渐坏掉的世界中,这个愿望是无法实现的。除非不惜一切代价,用尽任何可能的手段。
纱弓:要想让大家团结起来,就只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上我,这是唯一的方法。否则,我们只会陷入毫无意义的互相争斗中。
纱弓:梨,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理解我吧。我所做的一切,自始至终都是为了大家的幸福而已。
梨:不,我一点也不想听这些诡辩,我只有一个疑问:橘园纱弓,你真的就这么喜欢和女孩子做爱吗?
纱弓:是的。而且不仅仅如此。
纱弓:我是…学生会会长。用自己的身体给大家带来快乐,并且以这种方式守护着大家,这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
梨:唔,我原以为你是用心险恶的阴谋家,现在看来你只不过是彻底疯掉了而已。
纱弓:这种事怎么样都好啦。为了大家,我什么都会做的。
梨:樱子,我们走吧,离这个人越远越好。
樱子:会长…
纱弓:等一下!梨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还不能够到外面去。
梨:说了这么多,果然还是要在这里把我〇〇掉吗?希望你哪一天不要死在女孩子的床上。
(梨低下头,而后又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她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反抗已没有意义时,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呢?)
梨:对了…樱子,来接吻吧。
樱子:诶?为什么突然做这个?
梨:因为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做了呀!
梨:樱子…我们都会被这个女人玩坏掉。
樱子:其实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吧,大概。
(一股困意涌上,橘园纱弓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纱弓:呜啊,说够了没有?你们可以走了。要接吻的话也没必要在这里。
樱子:会长…
梨:就这么放我们走了吗?你这家伙又在想些什么?
纱弓:把你们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呀。有需要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纱弓:对了,因为现在没有空的宿舍了,所以梨就暂且和樱子住一间吧。怎么样?
樱子:好呀,我没问题。
梨:(怀疑的目光)
纱弓:这不是挺好的嘛。
纱弓:行啦,既然这样,你们就先走吧。我会让露娜暗中监视你们,防止发生意外的。
樱子:都说出来了还能叫暗中么…
——————————————————
伴随着门关上的声音,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了橘园纱弓一个人…大概?
昨晚熬夜的困倦终于爆发出来,纱弓抑制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呜哇…露娜酱,出来吧,你一直都在这里偷听的吧…”
露娜解除了隐身的法术,轻轻落在书桌上。
“不行…我撑不住了,让我先睡一会。露娜酱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好的。”
无需多余的话语,白发红瞳的吸血鬼旋即又消失在了空气中。
会长室里终于只剩纱弓一人,她再也耐不住困意,在清晨的阳光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她今天会做什么样的梦呢?

9 Likes

哇是你

(是我知乎上几乎第一个认识的人)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