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完了,彻底雌堕了

标题党,实际上是吃药7年,手术、改身份3年,终于第一次做梦梦见被男人干了,感觉自己男性意识彻底开始瓦解了,我怎么这样了,我怎么是这种人啊,完了完了完了

2 Likes

本人长期以来是一个性格特别刚正执拗特别直的一个人,理性逻辑思维也很强大,一直贯彻变性前后始终。一直觉得自己是个ag,虽然希望自己变成女性,但是从未真正想过作为雌性和弱者与男性结合。不论是从小时候觉醒还是吃药还是变性改变社会法律身份,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未做过哪怕一次梦——里面是自己实打实的被男性插入的。然后昨天莫名其妙的就,就,就……我……我……我话都说不利索了……

2 Likes

以前喜欢看性转本,看那些原男性被干成雌性,被车翻堕落的故事觉得又好笑又好玩也好撸,现在好像有一点点能体会那种自称从boku到watashi到atashi的心态转变了……还有就是《我是蜘蛛又怎样》里那个性转的妹子那种男性意识彻底瓦解的感觉,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十分恐惧和不知所措,目前就是很惊慌的一种状态

2 Likes

梦境大概是这样一个经过:

首先是我那个不成器的老弟,招惹了一个x二代/后浪(男主角)是个中年富商的角色,然后我为了帮他解决矛盾,黑人家账号啊,自作聪明的和人家面对面还得罪了人家。男主身边有个女人,基本是个强势正宫的角色——虽然也是条母狗啦。然后就在我跟人回家还自以为是觉得是乘胜追击的时候人家一把把牌亮了,王炸——“你和你的有关事情我们早就查清楚了,第一,你……原本是男人吧?”卧槽听到这话我当场就慌了,然后巴拉巴拉一大堆把我的事情说了个底朝天。我直接傻了。

接着局势就反转啦,让我二选一,一个是我本人没事,但家族遭到彻底的打击,连累父母叔伯老弟一大帮人——草,这男主算起来还是能跟我母系家族扯上亲缘关系。一个,呃……呃……要求是不遮脸、不打码的自爆姓名、历史和被做各种羞耻的事情,并拍摄视频上传到91、p站等等各大成人平台——也就是我个人社会性死亡,从此成为他的性奴隶。真的难堪,因为母系氏族那边的关系,要是当他的母狗,以后被表哥看到都不知道怎么尴尬。

我好不容易才靠父母的爱、学校的爱、许许多多人的善意走到今天,有了合法的女性身份,有了看起来相对美好的未来,怎么会一下子就,就,就输在这种地方,我整个人都傻了,不过脑子还在飞速运转,然而想不出任何对策,这根本不是暂时妥协就能解决的事情,一旦上了视频,整个人彻底完蛋,什么光明都跟我没关系了,父母知道也会很伤心,学校知道也会很难堪,各种身败名裂。

然后我就想办法周旋啊,但是没什么意义,无非就是拖时间,但是奇怪的是男主居然还允许我拖时间,说不逼我,希望我自己想通只是我没有办法离开,必须二选一。然后拖着拖着正宫受不了了,说,草,你究竟救了他几次,值得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宽恕你?要不是我家主人重感情像你这样的贱人还得罪他早弄死了。其实到了他这个家我就想起来了,大概是我刚吃药第一年还是第二年,我就认识了男主而且的确算是无意中救过他一命。男主说那时候就想上我了,所以我才也厚着脸皮拖时间。然后我也震惊了,卧槽连这种事你们都查的出来?然后这对我的打击更大,我就有点开始怂了的意思。之后正宫好像就给拉出去教育了一下,说对我态度要好一点啦,虽然跟你的地位没法比但是毕竟将来也是家庭的一份子啦,正宫毕竟是个合格的母狗,虽然有点不爽但是对于主人的命令还是坚决执行的。然后就扮红脸来试图感化我,但我是软硬不吃啊,不过她态度转变之后是真的又好又温柔。俨然已经把我当小妹看的样子。

之后好像是我弟弟也发现我出事了,好说歹说请了一个关系处在中间的第三方来说情,差不多是个宗教组织领导的角色,带着一帮人到男主家来要我,双方僵持不下,正宫又搞事了,她说,看脉啊,我也会啊,我来给她(我)看看,咦,这不是有喜了吗,至少7个月了啊,我再看看,哦不止,恐怕再过两个星期就要生了。她是我们家明媒正娶的小老婆啊,你们管不了的。我心说我他妈的怎么可能会怀孕,你执行你主人的命令也太他妈的到位了吧,撒谎都不带眨眼皮的。

绝就绝在他妈的男主居然信了,当然也——你不是知道我男的变性来的吗怎么可能怀孕呢?瞬间态度就又软了点,当然也可能是配合演出。说我老婆怀孕了我准备把她带到某某地方去静养,你们外人就不要掺和了。说完就把我拉上车一溜烟跑了。第三方这边因为不知道我的底细,反而没办法了,只好走人了。

然后我也不知道去哪,反正开到半路,停车,干我……从这个时候我现实意识就开始清醒了,不对啊,我怎么可能被男人干呢?卧槽,好疼,除了疼没感觉,然后我莫名其妙的还主动配合粘的紧紧的。就是干的越激烈我就越觉得不对劲,逐渐就有一点从梦里醒来的意思了。干完之后继续开车,最后到了一个水面部队的军区,熟门熟路就找了一栋房子给我说先住着,好好想想,养养胎,把事情想清楚,他家随时欢迎我老老实实作为母狗回去。还跟我说,啊呀军区里有个旧式的小火车,可好玩了,小时候大家都爱玩。你无聊可以去玩玩。然后就走了,我身上身份证手机钱包啥都没了,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好先放弃乱跑,到他说的地点一看,还真有个窄轨小火车还真的可以玩,噗。接着我又到河边还是海边一看,一群当兵的那训练,还有许多军用艇停在水面上。这时候好像有个低级军官发现了我,但是他不知道啊,就盘问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说我是家属,正好军区的首长也来了,他知道咋回事,他帮我打了圆场就没事了。还带我好好的去参观整个营区,正儿八经的介绍这个介绍那个,参观完了送我回住处,刚好又接男主打来的电话,两个人聊天,说嗯都安排好了,谈到关于我的这个事那个事情,我就知道了,哦这俩人是从小一起玩大的,这是帮人看着我呢。

梦做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基本上醒来了,后面就无事发生,中断了,基本上到了被干完最后那段,我的心态就已经屈服了,因为我没有任何办法从这个处境逃出去,除了老老实实社会性死亡然后当人家的禁鸾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只是我还想拖,我当时就想啊,我要考研的啊,我要去上学然后怎么怎么的,大不了考不上再选这条路嘛,不行,不允许,要求我立刻就当母狗,我没有办法反抗,虽然对方来的软的但是我跑不了,跑了全家族要玩完。所以我当时虽然没答应,但是恐怕这个梦再做下去,后面就是各种不堪入目的画面和凄惨的结局了。因此也可以说我是惊醒的。

醒来之后就跟前面说的一样,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特别惶恐,我怎么就这样了呢?我怎么就终于头一次做这种梦了呢?关键是,梦境基本是参考现实的,没什么特别虚幻的东西,里面的人物和场景全他妈是我认识的人,一开始谈判的私人园子、后面的军区,都是我实际去过的地方,也就是说我整个人开始混淆现实世界了,真的,彻底慌了,难道我以后就要这样了?难道以后我就会彻底接受自己女性处于弱者身份的地位然后,然后就这样那样,如此这般,被人圈圈叉叉,叉叉圈圈了?完了完了完了,终于雌堕了。

以上

5 Likes

我以前也会嚷嚷自己想挨操啊什么的,想象一些自己被干的场景,但是第一是清醒的,第二完全想象不出来。我自己都觉得只是在跟风,自己骗自己,催眠自己,但是都不成功。我当时觉得还是跟我自己是个ag有关,但是今天,唉……这么真实的梦境,和被干,都是第一次,还就那么实打实的恶堕了,唉……果然潜意识里还是认为,变性的女人,因为自身的黑历史无法避免的必然只有成为别的一些变态的玩物,才能相对劣质的算是组成家庭关系这样的吗?
整个人都不好了,玩游戏都不快乐了,天天嘴上说想要挨操,真正要挨操的时候抗拒的不得了,我就是这么贱的吗?真的贱啊,不是贱货怎么会放着好好的男人不当要做变性的女人呢,就是贱啊

2 Likes


看得我都心痒痒了

6 Likes

唔…
我也想被()…但是我讨厌身边男生啊主动远离碰都不碰的
自己都不懂自己什么想法了

1 Like

女性未必是弱者呀,女性也可以把男的干翻(各种意义上的)

5 Likes

只可惜,再怎么想,自己这样的,虽然做了手术改了身份,但是手术在国内,阴道深度短,胸也没隆过,就吃药小小的标准a,脸也不够好看,手脚还粗大。这样的我,就算是主人吧,真的能找得到吗?不知前路的迷雾里,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啊,很难啊

2 Likes

我雄堕很多年了,因为不是m一直舒服不起来

1 Like

您的基因正在试图让已经变成女性的您繁衍后代,继续延续它们

4 Likes

?雄堕???

噗……

草?有男性意识为什么要手术?(雾)

3 Likes

奇怪的事情增加了!(雾)
不对这怎么奇怪了开心就好

1 Like

其实也许可以加个ore(
为什么要叫atashi呢我平常要么叫watashi要么叫atai(
不良迫真了(其实好像atai也没怎么吧我不知道啊)

3 Likes

捉锦心。暴哭。

qwq看着你回复完

我怎么天天爆炸… (歪楼

(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