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有些事情我有话就要说

感觉有一点点引战所以我该不该把这些文字删了...?

谢谢妳们。在QQ空间无法发布这些内容,故转移战场。
以下是原文内容。

对于季子越事件的一点看法。(如果妳不知道这件事情,请跳过吧,比较负能量。)
知乎-如何评价中国科学院大学硕士生季子越在社交媒体发表恨国精日言论?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769563/answer/1306992964
我发表一点自己的浅见。
精日当然是要被打倒的,这种人属于应当一脚踢开、踢碎的绊脚石。
但是,针对一些对二次元爱好者/性少数群体的不友好言论,我表示:
我喜欢二次元是因为二次元好可爱,我看到可爱的事物我就喜欢。
我有Gender Dysphoria是由于某种医学家们都还没解决的原因,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是天生的。
我爱国是因为我从小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并且身为一个中国人我为自己爱国而自豪。
所以二次元、性少数和精日/恨国到底有个啥关系???
二次元与性少数无关,二次元和性少数都与精日/恨国无关。那些费尽心思爬越Wall,在Twitter上发一些奇怪的照片并且发布奇怪的言论的家伙,无论在哪个群体都是败类。
人的素质在大部分群体中都呈正态分布,有极为伟大的,有极为可耻的,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像你我一样的好公民。

作为“局内人”,我觉得我有责任为自己所在的群体正名。

直到把【贬义词】派消灭干净!

“【贬义词】派可以从你身上找出无数个点来试图打压你、侮辱你、妄图害你相信你是一个劣等的存在。但你没有任何错,你要为这样的你自己而骄傲。”——某位Trans领袖

5 Likes

想了想,打了一堆字,又去掉了一半。

看到o乎的问题后过来看看这里有没有被波及到,应该说幸好这里够冷清。

键政的陈词滥调也删了,默默希望校方尽快、积极处理,科研队伍里冒出宣扬反人类言论的人,这种新闻已经很大了。

如果有人在意“键政的陈词滥调”:LGBTQ 等身份标签与其阶级和职业不互斥,和支持的意识形态更没关系,但一部分人完全不会理会这个。

4 Likes

没必要做“模范性少数”。

正如二楼所说,

就更不能说,一旦有人做了错误的事情,就一定要开除跨籍。

至于旁人

你们可以想想,男性驾驶员出车祸,往往只会说出车祸;女性驾驶员出车祸,标题一定带上“女司机”。
这不是一种歧视吗?

如果说 LGBTQIA+ 群体必须时刻保持自己符合“社会最高道德标准”,才有资格拥有自己的性/别身份,
那这就是一种歧视,对性少数全体的歧视。

剩下的内容,虽然不是很想键政,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下。本文仅代表本人立场,与网站无关。

一直认为“精日”这个词非常不严谨。
精日这个词,字面上只要是“爱日本达到一种认同的境地”,即可称之;但在语境下,却特指日本军国主义的支持者,并且特别地排除了“仅仅热爱日本文化”等行为。

这就可能会误导到许多人——“只要你认可日本的任何一点(特别是和中国相比较的时候),你就是军国主义的支持者”。

如你所说,“人的素质在大部分群体中都呈正态分布”,只是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素质问题。
要知道日本是多元的,正如中国也是多元的。“精日”,到底是精谁呢?

日本有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这样残忍的战争罪犯,有近卫文麿、东条英机这样邪恶的法西斯头目,有为军国主义招魂的赤尾敏樱井诚;但日本也有中西功这样捍卫国际主义理想、向中共提供情报而坐了日军黑牢的共产党人,有松野觉前田光繁这样坚决同日本军国主义进行武装斗争的反侵略战士,有浅沼稻次郎这样坚持倡导日中友好、反对美帝国主义,以至于被右翼分子刺杀的社会党人。

我的姥爷是八路军的一名卫生员,而他们卫生队的队长就是一名日共党员,后来党籍转到中共,一直留在中国卫生部工作。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我的姥爷应该比我更有发言权。

只是,大部分日本废宅恐怕不会在乎中国宣传上如何描述日本,也不会在乎日本媒体是如何描述中国的。看到中国的新闻,他们恐怕就一声“哦”。

但是中国的一些人不大一样,他们更喜欢接受一些营利自媒体的描绘,去把日本脸谱化。动漫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文化侵略,日货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科技侵略,反正只要是日本的就一定和军国主义挂钩。类似地,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曾经或现在)由帝国主义掌权过的国家,也被贴上了相应的标签,要么好、要么坏,要么黑、要么白,变得非常地二元。令人遗憾的是,个别官方媒体也接受了这种荒诞的说辞,这是值得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担忧的。

中国的另一些人察觉了这种倾向,但可悲的是他们并没有明白,反对极端民族主义,决不是要去支持另一个民族的极端民族主义。那些人跳出了战狼思维,却沦入了“明明自己都是中国人,却要支持中国人被屠杀”的诡异逻辑。——而事实上,问题不在于“中国人不可以被屠杀”,而是任何人都不该被屠杀

就我个人的解读而言,梓月这次事件,是为了向粉红发泄情绪,而开了一个极不适当的嘲讽
她本人可能未必“真的支持”所谓的“屠支”,但是无论如何,以战争犯罪去嘲讽政敌,是不可接受的行为。不然的话,所谓的公众号卫国人士,天天说美国“被犹太人控制”,但如果他们要是去以色列——不,甚至是现在的德国,要是胆敢来一句“纳粹杀犹太人杀得好啊”,那是分分钟坐牢的节奏。有些玩笑,的确开不得。当然开玩笑和认真支持,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然而,这种“支黑”逻辑,虽然荒诞而又令人厌恶,却不是凭白无故产生的。这个在之后会说。


再来说爱国和恨国。
你说你爱国是因为“我从小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并且身为一个中国人我为自己爱国而自豪”,这没什么错,我也尊重你的选择,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能解释爱国行为的原因。

我可以说,我既爱国,也恨国。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黑格尔,德国辩证唯心主义哲学家,马克思的老师

爱一个国家是因为这个国家值得爱。
爱国不是与生俱来的公民义务,相反,爱国是一种权利,是深思熟虑之后行使的权利。
直言不讳地说,我能够爱这个国家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一个国际主义国家、是一个人民的国家。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告诉我们,国家是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里说的经济基础,不是说哪个国家富裕就会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正相反,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一个国家的性质,取决于谁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我爱的是中国人民的中国,至于国民党反动派的中国,对不起,我不爱!

对于理性人士而言,恨自己的国家,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没有人希望自己活在仇恨与恐惧之中,无产者当然更是如此。
得到了就不想再失去,工人绝不会希望资本家反攻倒算。
得到了就不想再失去,一个自由而民主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如果葬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就意味着我们是历史的罪人。
但是同样地,有的人得到了也不想失去。
比如,权力是个比权利更“好”的东西。

如果工人没有自由,社会主义国家就会变成修正主义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变成资产阶级专政,而且是反动的法西斯专政。正如跨性别者如果没有自由,那么“矫正治疗”等着你。

正因为我爱这个国家,我才不希望它剥夺人民的自由,不论是本国人民的自由还是外国人民的自由。而自由,“指的始终是持不同观点者的自由。”(——罗莎卢森堡,德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

至于恨别的国家,即使是帝国主义国家,也要看对象。
对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国家机器,受到人民的仇视是正常的,如果受到人民的“爱戴”……只能说法西斯的煽动能力太厉害啦。
但是请记住,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没有原罪。他们只是生在了不那么好的地方,感染了 SARS-CoV-2 也没法得到治疗,还会随时被警察压颈而死。也许他们没有意识到共产主义才是人民的未来,但这不是他们的过错。

但是这个描述不仅仅适用于一般的资本主义国家。
既然要爱社会主义的中国,就更要牢记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教训。

我不知道中国现在算不算修正主义。
但是从某些粉红的言论来讲,这些人并不支持一个社会主义的中国,而是支持一个秩序的中国,甚至是一个侵略性的中国。这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色,变成一个超级大国,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家,侵略人家,剥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邓小平,在联大六届特别会议上的发言

最后,我想说说“支黑”为什么会产生。物极必反,如果这个国家的话语权被战狼们把持,在力所不能及的地方,自然会有抵制战狼的声音产生。
只是有的人,不愿意承认、或者根本就不知道“极端民族主义的对立面不是逆向民族主义,而是国际主义”,这些人,我可怜他们。
又有的人,不是脑袋不好使,而是屁股坐的地方不大对。故意在推特上制造“当理性反贼,不如当魔怔支黑”的气氛,以便把反感战狼的人吸纳进他们的阵营。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我坚决地把他们视为另一种极端民族主义,并与之斗争。

记住,天安门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的右边,写的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14 Likes

Orz。

大受教育(虽然以我的智力水平可能根本什么都没有看懂XD)

不玩键政,只是恰好看到了而且很有些想法于是就写了出来。

1 Like

非常赞同你自己折叠起来的那一段。

6 Likes

已经有不少人冲着我说:“头像二次元,名字二次元,你也不是个好东西”(摊手)

对季子越本人的评论,不少人根本就没说到点子上

1 Like
没必要“正名”也没必要迎合别人的意见

法理上说,爱国是因为国家保护宪法赋予公民的各项权利,不论统治者是谁都是如此,所以国家和政府是分离的,即使我反对政府,我依然可以爱国。但是如果公民的基本权利都受不到保障了,那爱国也变成了无源之水
逻辑上说,她本人所遭受的恶意估计不会低于她释放恶意的十倍,而且这属于法律所不能及的位置,同态复仇和放弃复仇各有各的道理,可以鼓励为爱放弃复仇,但是逻辑上我找不到要求正在受到恶意的弱势者放弃以恶制恶,乃至谴责弱势者以恶制恶的理由
感情上说,有什么样的情绪都是个人的自由,对我来说,我无法爱一个对自己有恶意的东西,只不过是因为释放恶意不可爱,所以我不会释放去恶意,仅此而已,但是她不这样觉得,那也是她的事

至于和二次元,性少数的关系,说个不太相关的吧,以前看家庭成分是不是地主后代现在很多人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实际上是有非常现实的考量的,那些人对自己伤害了什么人,被伤害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全都心知肚明

5 Likes

其实这应该不算引战的吧(

顺带也想评论一句了

季子越受到的恶意也许确实比她所犯下的错大,尽管她那些话确实说得极其terrible,但是我觉得那些借机引起的仇恨与恶意也并不是她因为这些言论所应该承担的责任。

真的只有一句话

4 Likes

没迎合谁意见 我就是发自内心地想骂人(本性暴露
你的话对我很有益

哇,鱼板的三观好正!而且是有思考的那种耶,太难得了

1 Like

我觉得挺棒的哇
大家的话都能带来很多的思考
静女其姝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