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父母摊派的话,怎么说比较好?

我打算再过个十天左右去跟我父母摊牌,请问各位mtf小姐姐们,要怎么说才会比较容易被接受呢?

2 Likes

LZ吃药多久了呢…?

未成年的话摊牌很危险的呢,当然如果是父母很开明的话,当家长党最好了。性别这种东西,我认为性别只是生活的一个基础,就当双倍花销的包皮手术吧(如果父母没有一定要传宗接代的想法的话)。:pensive:

1 Like

呃 描述一下你父母的受教育程度或者开明程度或许对大家提意见有所帮助?

2 Likes

我也未成年,几个月前刚刚摊牌…
于是家里的空气僵了一个星期
现在正在去找陆峥的车上,准备交家庭作业(

7 Likes

xxxxxxxxxxxxxxxxxxxmmmmmmmmmmmmmmmmmmm
(limelight中文名柠檬光确信了(

6 Likes

说服家长这件事情,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大多数人,不是能一下子就能接受“在自己眼里负面”的东西的吧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没有什么“出柜攻略”虽然我也很想要…我个人没法给出什么准确的建议,抱歉(。・_・。)
个人经验,如果你的父母“相对”开明的话,让父母看见妳的痛苦,带他们和专业的医生沟通(北医六院、三院,上精卫什么的),也许能够有用?

咦原来这是五个月前的提问

1 Like

我在柠檬光上当柠檬精

6 Likes

enmmmm只能这样说
一定要慎重考虑,就算父母同意女装也不一定代表他们同意你吃药,接受吃药也不一定代表他们能够接受你的新的性别身份
强烈建议先斩(即切蛋蛋)后奏
以及就算是zs也别选择bacl2了太tm痛苦了
毕竟层主就是这样子完蛋的

14岁那会(2019.5)在zs一次后,向双亲表示“想做女孩子”,结果被亲妈带去北医六院,被儿科医生踢皮球给丛大爷之后母亲表面上表示接受
此后开始私下进行hrt
后来搞到了假条,也去老潘那里调了药量(一个人去的北京),就打算借机把这个事情说出去了(毕竟藏着怪难受的)
2019.10,母亲接受女装
2019.10,吃药被发现强制断药
2019.10,zs进抢救室
2019.10,从抢救室一出来被强制剪发
2019.11,计划zs未能实施被拦截
2019.11 BaCl2到手
2019.12,进icu,被发现这期间仍在偷偷吃药(被查血),出院后强制断药
2020.3,离家出走尝试
2020.4,离家出走尝试
2020.5,暂时被允许吃药,但仍被叫做“儿子”
目前斗争是不可能的了,也懒得斗争了,zs工具准备完成随时上路

1 Like

这也太惨了吧

1 Like

我14岁在玩“伪娘”…然后完全没有料到自己是mtf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喜欢女装的普通男孩…XD
我出柜(16,就几个月前,哎已经老了)被父母接受之后他们说“不知道叫儿子还是叫女儿”,我说还是叫儿子…因为我现在的错误形象不适合被认为是女生,我自己都感觉别扭…

自己发育得“比较慢”,比较矮,那里也没怎么长(?),可能跟以前得过一段时间厌食症,把身体搞得不太好有关

另外你的名字英文首字母和我一位超级无敌天下第一可爱的女同学相同。能令我感到“卑微”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是我班团支书

感觉自己很幸运能够被父母接受…

2 Likes

毕竟 14 岁还是太小了

想当年我 14 岁那年也跟父母尝试摊牌过,不过当时还不懂 LGBT, MtF 之类的词汇,最后自然是失败了。然后至今一直忍着

我那会是2013年了解到的这些,然后一直忍到14岁第二性征发育,现在好后悔当初为什么不解决掉这个问题qwq

我不建议先自行切蛋。
你可能会缺少进行SRS所需要的的“材料”。

1 Like

这个未成年人要自己想好了,因为那个时候可能真的以为是玩玩而已。如果要跟父母摊牌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经济独立[虽然我暂时没有],成年了才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我是坦白了在一年前坦白的。

srs的材料也有瓣膜或者肠道的选择
自行切蛋极有可能导致休克或者感染,进而导致死亡。这个比缺材料可严重多了

3 Likes

我三年前也以为自己只是玩玩…(捂脸

如果你准备摊牌,就要做好不被接受的准备。
尤其是年龄不大的时候没有父母的支持几乎寸步难行,楼主现在怎么样了呢

2 Likes

让我想想我出柜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应该就是“其实我不想当男的”之类的话
但是我的父母非常的开明,这些可能不适用于你,至少效果不会好

哎...

我真的很憎恨自己有这么开明的父母却不敢打破自己的生活迈出那一步

4 Likes

确实如此,我初中时候也说过那句话,但是什么好的效果都没有达到。我试过了各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以及各种试探但是都是达不到效果。所以我现在对爸妈没什么希望了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