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1

公元20XX年 T市X县

从梦中醒来。
四周漆黑一片。
拿起了旁边的手表。
“01:05 AM”

失眠的第三个夜晚。

从床上起身,打开了阳台。"咔–"只有零星的几点路灯光在百米外的街道上常亮。天上涌动暗红的云,似白非白,似红非红。
在柜子里找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利索地穿上。
将日记本和中性笔放到了包里,打开了房门。


[五分钟后]

这个小城镇已经差不多安静下来了——大概是是最适合失意者在社会上游荡的时候。
骑上了自行车(因为只有一部自行车)。

“是要去那个地方吗”

不是很清楚要去哪里。
似乎困扰了很久很久,但最近
突然变得强烈起来。

一直在寻找什么。

“不管了,先去…看看吧”


[30分钟后]

七拐八拐,进了一条老城区的小巷。

曾是19世纪70年代末小城镇商业最为繁荣的的此地,已经变成了服务业远近闻名的地方。是男人(或年轻人)们嘴里的无恶意的谈资,而又是 正直的人 不愿涉足的地方。
金钱。人性。
也许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在这里涌动着,交织着。

解决这里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
拆建。

老城区再过3个月就会被拆除。届时,新的高楼将会从废墟上拔地而起,成为新的城区。

从小就被告知不要涉足于此地。但一种心理()驱使到了这里。
恰好有一个中年的女子就在路口旁—不过她很明显不是这里的人—看见骑着自行车的身影,向其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路灯下——昏暗地,渺茫的白光下面,有几个女子。有的低着头在玩手机,有的看见了自行车上的人——见是个少年模样的,注视了一会,见没有停顿的样子,便又低下了头。

在路端的最后一家酒吧前停下。比起新城区夺目耀眼的夜总会的灯光,这家入口的装饰灯也已经坏了大半。

再远就是田野了。

从入口下。旁边一个画上的倒三角,上面打了个红叉。
距入口的楼梯相当的长。
看到墙壁上的字,突然慌张了起来。

不要随便————!

也不要—————!

“感觉…就像是…召唤一般”

继续往下走。

大概走了12层。到后面只能开着电筒才能看到了。
13层。
楼梯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长廊——5米宽,2.5米高。手电筒打过去的光在墙壁上反射,闪的有些睁不开眼。尽头似乎有什么光。
约莫向前走了20米。
突然宽敞起来。形成了一个50平米的空间。
看起来像是什么包厢—周围一圈用沙发围了起来,但上面已经积满了灰尘。当中有一副茶几。
就在这个类似于包厢的,正对着走廊的,有一处玄关。不明朗的两处灯光,分别从两侧打在中间的幕上。
穿过了包厢。
向左看,是一堵墙。刷成了黑色。
向右走。
折角处,有一台什么。屏幕上的光标在闪烁。看起来是很老旧的设备了,但意外的没有什么灰尘。
坐在设备前的凳子上。


Welcome

Civilized discussion for …Oppressed people

Alias:|_

停顿良久。

应该还是在晚上。
“这个地方,没什么人知道的样子?”
“好像是自己第一次发现。”

第一次。

Alias: *Narrow_0x2f* \n

右侧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从凳子上起来。

左侧的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条长廊,看不到尽头——因为还有一个拐角。在墙消失的地方,在走廊的下部,有两条灰色的亮条。不过路面却还是模糊,看不清楚。

看起来,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出于好奇心,向前走去。
“就像飞蛾扑火,这种感觉?”

走到一半——拐角的前几米,感觉脚底下有些奇怪。像是踩到了什么干了的液体,抬起鞋子时有胶着感。
“没关系,前面就有光,不用管是什么”

走到拐角处聚光灯的下方。眼前就是一个玻璃门。门并没有上锁。光透过玻璃门照在了对面的一副看起来像画一样的东西。不过阴影很重,难以看清。
推开了玻璃门。
外边的聚光灯只能照进一小块地板。按了一下门旁边的一个开关,周围十平米的地方就亮堂了起来。

5 Likes

{Upd:[0:33,2/11]}
先这样吧,慢更。反正也没人看
暂时设定主角为男。
以后会加人称的。

2 Likes

出于好奇心,非常想看。
我就是随处可见的催更侠~

3 Likes

啊!竟然有人回了破坏了我分奇偶写两条线的计划 虽说根本没有计划
那么会写的咕咕咕
因为是真实故事改编一半以上都是瞎编,所以应该不会有脑洞问题。
等手头闲了会更新的

1 Like
Under Construction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类似于客厅一样的地方——与其说是客厅,不如说更像是小型的酒吧。就在入口不远处的旁边,是一个曲尺形的柜台,大概有1.5米高。站在外面,能比较分明的看见里面的东西。地上用白色的大理石瓷砖铺了起来——至少看起来是这样。整个儿空间大概有50平方米。在吧台对面靠墙的地方,摆放着几张桌子。虽然第一感觉给人一种简洁的感觉,不过吧台上散乱一摊的纸张和桌子上能看见的灰尘,似乎已经表明:

这地方,很久没人来了。

从入口往右看,看起来的场景则更像是快餐店。桌子都有一半的空间嵌入到了两边的墙里,映照着里面的彩色光幕。墙里装了彩灯,能发出蓝色和粉色的光,看起来格外的柔和。靠在当中装饰矮墙的两边桌子,上面斑驳的颜色和错杂的花纹,颇有一丝神秘感。尽头挂着一副画。
//TODO
不知为何,他有了一分不安的感觉:他觉得,这里不能呆着太久。

回到地面的时候,路尽头的东方正显出白色,仿佛昭示着黑夜的离去。
少年骑上单车走了。嘴里在默念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