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译]给行动者的五项自我照护建议:觉醒不应意味着灵魂的崩溃

This is translated from 5 Self Care Tips for Activists — ‘Cause Being Woke Shouldn’t Mean Your Spirit’s Broke by Kim Tran. If this article violated anyone’s copyright, please let me know and I will delete it.

昨天,我作了一个二十分钟的访谈,关于社交媒体。

事实上,这二十分钟的对话和网络暴力有关。

对象是一群做民族研究的学生。这些学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们新建立的政治意识和社交圈子,与他们那些很久没有交流过、却很喜欢在 Facebook 墙上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中学同学之间的关系。

这是经常发生的。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曾经有个学生在下课后问我一些类似“我再也不想应付那些种族主义的朋友了”“我找不到没有刻板印象的电影来看”之类的事情。

我个人最欣赏的是:“有时候,我觉得我所知的关于压迫的一切太多了。”

最后一句是我最偏爱的关于“疲倦”的表达。因为:一、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你肯定也一样;二、它表达了,对于有政治或激进意识(觉醒)的人们来说,自我照护,或者说生活,有多消耗精力。

我们都知道自我照护清单告诉你要记得吃喝拉撒睡,这些都很重要(要不然你就死了)。但对于快速增加着的觉醒者来说,自我照护往往还需要其它形式。

泡泡浴(译者注:不是王道征途!英文里没有 114514 的说法)、花式晚餐、有氧运动,这些都很好,并且也可以成为你自我照护的一部分。(去吧!)

但是你,和我一样,可能也需要和某个傻瓜绝交,读点小说而不是 The New Jim Crow,或者快乐地吃点加工食品。#我喜欢午餐肉你别拦着我

因此如果你是个行动者、组织者或者社群成员,需要整天、每天从事促进社会正义的工作,而且总是感到疲劳(甚至可能是不健康),这篇文章是为你准备的。

如果你不得不花很多时间在 Facebook 上和家人、朋友甚至陌生人(争论),这是为你准备的。

如果你一天25小时都在和人们解释为什么 The Mindy Project 是一种肥胖羞辱,但是你却还是很喜欢那个少数族裔女主角(译者注:原文为 “she’s a woman of color”——御坂实在找不到中文中等同于 PoC 的说法了。毕竟“有色人种”一词更接近歧视性的 “colored people”),这当然是为你准备的。

因为自我照护对我们是不一样的——是时候该承认这一点了。

以下列表就是 我们的 自我照护要求我们,为了我们自己 运动事业的健康,作出的选择,而不需要自责、羞耻或者摆脱 Netflix。

下面这些对我是适用的,希望对你也有用。

1. 社交媒体是一个特殊的地狱,充斥着网络暴力——你可以随时避开

我的意思是。

远离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这样的地狱挺好的。什么时候都是。

你哥哥的朋友的表兄弟 Jeff 在你小学最好的朋友 Caitlin 的墙上说了一些敌视女性的话,但和他对骂并不总是你的工作。在评论的五楼和十楼之间,你可以离开帖子。

当我第一次开始写下思考的片段时,我给《女权主义连线》写了一些内容,说明我为什么不看好将女性纳入到美军的战斗位置中。

我说,我不是认为女性不勇敢、没能力或者不值得被认可,而是我不信任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干预,因为它的借口和结果往往不仅是父权制的,也是种族主义的。

为了表示支持,我的一位朋友在 Facebook 上分享了这篇文章。 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认为文章的作者不存在。 就像,我不是绿野仙踪。 我是一个人,对自己的工作负责的人。

因此,当我在那篇文章中被贴上标签,并且他的一位朋友(他是一名伊拉克退伍军人)向我说,我反女权并且不支持部队的时候,我回应了。

(那时)我没有直接表达我想说的,比如“你大爷的说的啥玩意啊”或者“对不起,你见过我么?”或者“你家的女权主义长这样?”。相反,我参与到了论战中。

直到我生气,哭泣,后悔在那一天出门。

因此,虽然不是每个人都给女权主义网站写 blog,但是我得到的教训是,我经常发现我被朋友的朋友困在停不下来的 Facebook 对话中。

跟我说:“被骂不是我的错被骂不是我的错被骂不是我的错”重要的话说三遍(
至于是第一条、第五条还是第十条评论?呵呵

我不是为而来的。我要明白我为的是我自己。

2. 安慰你自己,就像安慰你刚刚经历分手的好朋友

哦,我为2008年加州8号提案而奔走,因为我的生活正依赖于它:虽然婚姻平权对 LGBTQIA+ 人士并不意味着全部的胜利和终结,但是我们毫无疑问应该获得正式婚姻的 1400 项法律权利。

因此我为此而战。

更正:我是为了反对它而站出来的。

当时我和我的母亲一起生活,然后她在她的后院里贴了一张“要8号”的标语。是什么激发了所有的争斗?我在车上贴了一张“不要8号”的标语,然后把车停在后院的小路上。对,就是这样。

这意味着,当我们失败的时候,我已经不只是心碎了——因为失败不仅意味着加州操蛋,可能还包括我个人的失败,即使在我如此努力之后。

我所在的城市唯一一家酒吧里,我从醉酒的麻木中醒来,和调酒师闲聊,仿佛那个我追了两年的女孩在三次约会后就和我分手时的场景。

在投票结束之后,所有分手时遭受的打击在我脑海中一瞬间涌了上来:是我的错吗……如果我做了更多的事情,情况会有所不同么。是不是永远会这样……我们是否还有希望?

有时我觉得我不该悲伤,因为我失去的是一项倡议而不是伴侣。可是,唯一能让我觉得好一些的办法就是像遭遇后者而非前者一样对待自己。

我的心在计划失败后碎了——因此采用和失恋相同的方式来治愈自己是有道理的。我吃了好多糖果,抱头痛哭。我给15个人打电话寻求安慰。

因为有的时候,也许是过半的时间里,这些东西就是我的生命。当一切都结束了,这伤害还不够大吗。

所以让它过去吧。揉好饼干的面团,然后《辣身舞》。

该治愈了。

3. 因新闻媒体而哭,不如卸了这新闻 App

我们是被边缘化的——酷儿、少数族裔……这意味着消费新闻中经常会提到我们社群中的人们面对着射击、爆炸、被杀死或者流离失所。

我明白了这一点:消息灵通是觉醒的一部分。能 一。整。天 在 Facebook / Facebook / 赫芬顿邮报上查看关于战争、自然灾害和私刑的新闻的朋友在我这儿数不清。

因为我们现在能做到这一点了。感谢互联网本网(

但那对我们的心理和身体都有负面影响。新闻对你有害。我不是开玩笑,它有毒。

根据 Rolf Dobelli 的观点,

它持续触发边缘系统。令人恐慌的故事会刺激糖皮质激素(皮质醇)的级联释放,导致免疫系统紊乱,抑制生长激素的释放。 换句话说,你的身体处于慢性压力状态。高糖皮质激素水平会导致消化功能受损,(细胞,毛发,骨骼等)停止生长,神经紧张,以及易于感染。其他潜在的副作用包括恐惧,攻击性,隧道视觉和脱敏。

换言之,过多的新闻会让你和你的身体不堪重负。

这是最傻逼的:我们边缘人群每天都努力想获取更多关于我们社群的消息。

但是其中一个不幸的事实是,我们能得到的信息,全都是在确认我们正在受压迫的消息。还可能让我们生病。

我绝不是建议你圈地自萌,或者停止阅读新闻,但应该更小心地消化它。 毕竟鬼才知道我需不需要在睡前或者早上醒来之后了解下亚太岛民女性中的 HIV 暴涨率。(??)

对我有益的是,谨慎和有意识地采用正确方式获取和接受信息。因为在错误的时间读太多是有害的。因此我不再整天阅读新闻了。

我只是在中午看一下。喝完咖啡,睡觉之前(这货喝完咖啡还睡得香?译者注)。这样我有时间处理和记住的是,除了我们面对着的暴力和压迫,大批我认识和热爱的人们每天都在努力创造一个社会公正的未来。

4. 待在家里,远离那些你知道会变得很意识的聚会——(关于如何)建立团体

如果你告诉我,当我开始有政治意识时,我所有社交聚会都会讨论我本身以及我如何被排斥、被利用、对某事做得不够多(等话题),我会说 “no, thank you, okay, bye”

事实是,世界上只有很少的人是清醒的——这样的我们自然而然地相互靠近。在多数情况下,这很棒。因为拥有一个社区的一部分就是能有亲友倾听、理解、同情你的痛苦。我们相互扶持。这非常美妙。(至少)在一段时期内。

但是这也意味着我们成为了彼此唯一的,讨论从微观到宏观和其间一切事情的伴侣。这有时候有些太多了。

在过去的几年中的一些时间点上,我发现我自己在朋友间和聚会中讨论的最多的话题是——你猜到了——是压迫。比如,严肃地说,崔斯特怎么样了?

一个女孩可以玩香蕉拼字游戏并吃一些玉米片吗?

所以我现在更喜欢用下面的话:“嘿,见到你真高兴,我很感激你相信我的这个故事。但我现在可以开始谈论阶级主义/种族主义/残疾歧视/父权制。我们如果改变话题你介意吗?

因为有时候谈论压迫可能会让人筋疲力尽,而我厌倦了(这样的谈论)。因此,我自己承认这一事实,并认识到自己在谈话中的边界和局限性。

因为这个空间也是社区治愈的一个方面。我们都有权对有趣的事物、拼字游戏和或者guacamole(译者注:一种墨西哥色拉酱)说yes。

未完待续

羡慕英语好的

欢迎指正

6 Likes

待翻译部分:

5. Activist Guilt Is Real – Give Yourself Permission to Say ‘No’

The other day, I taught two classes in a row and then went to an action to support folks. The action lasted five hours. I had been on campus teaching for six.

This was a bad move on my part. I was at my limit. I knew I was over capacity.

But I did it not necessarily because I felt compelled (which I did), but primarily because I felt guilty that I wasn’t doing enough to help create social justice.

It’s a pattern. I’m bad at saying no. I have a feeling you are, too.

We live in a capitalist world that places a premium on being busy. We live in a world that tells us that if we aren’t working on something – anything! – be it homework, launching an iPhone app, or even social justice all the time that we are, in fact, wasting time.

But we need to ask ourselves whether we want our movements to resemble the very same models we’re actively fighting against.

Are we willing to make our lives about more than the hours we work, even if those hours are in service of our communities?

Sometimes saying no is a radical act of self-care that’s as vital to our struggles as the marches, teach-ins, and walk-outs in which we participate.

A good friend of mine passed on a great mantra to me at a retreat for people of color. I use it all the time to give myself permission to say no – to protect myself from capitalist guilt that I’m not someone who can do social justice fifteen hours a day (because, really, can anyone?).

It goes something like this: I have enough. I do enough. I am enough.


I am enough. And I suspect you are, too.

We are committed enough. We are trying hard enough. We are doing the most.

It took me a long time to let go of the guilt and the fear associated with knowing about the world’s injustice. I thought I had to do everything all the time to combat oppression.

But burnout is real. I’ve seen it in countless community organizers. I’ve felt it, too.

But if burnout is real, so is healing.

In the past few years, I’ve learned how to let go sometimes so that I can keep going forever.

So take space from whatever you need to take space from – because the good lord knows, after countless classes, workshops, and explanations of white privilege, sometimes we need it.

关于作者
Kim Tran is a Contributing Writer for Everyday Feminism. She’s also a collective member of Third Woman Press: Queer and Feminist of Color publishing. Her academic and activist commitments are to laborers, refugee and queer communities. She facilitates workshops on uprooting anti-black racism in Asian American communities. She is finishing her Ph.D in Ethnic Studies at UC Berkeley where writes on race, gender and economics. Her work has been featured on Black Girl Dangerous, Nation of Change and the Feminist Wire. She can be found in any of these capacities at www.kimthientran.com.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