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反性别的话语批判

由于时间和精力的缘故,不延展太多的东西。

语言构造了我们所思所想,而在性别中,一个值得被警惕的语言和思维方式为:“男性与女性是相反的性别”。

在这种话语或思维方式里,非常容易走向不正确的二元思维而忽略人与人之间的共通性,比如说,在这种“相反”的思维中,如果一种气质或特征被定义为男性的,比如说“勇敢”,那么在这种二元且相反的思维中,女性就被构建为“不勇敢”的。而这种叙事或思维方式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也不符合逻辑的。在历史中,男性通过这套思路或话语,构建了统治者和主宰者的形象,而将女性沦为被统治者和服从者的形象。这种话语和思维方式是尤其要被警惕和反思的。

对于跨性别者来说,最值得警惕的就是当自己不接受指定性别时,为了降低性别焦虑,而以“相反”的思维方式处理自己对性别的认知、诠释和表达,这将会走向一个不切实际的道路,例如,为了去男性化,在“强壮的身体”维度,表演“不强壮的身体”;或是在“理性的思维方式”维度,表演“不理性的思维方式”。这种为了增强女性身份认同而固化厌女、增强顺性别异性恋规范的行为,在顺性别异性恋女性社群早已存在,这种思维方式极大地削弱了女性的能动性,加深了刻板印象,并且强化被支配性或被支配角色,完全不利于性别的平等和解放。

另外,它本身就会加强性别焦虑。女性或男性都是多种多样的,并且共同性远大于差异性,个人和个人的独特也可能超过不同性别之间的人的独特。

中国尤其保守,中国的性别隔离是非常令人觉得落后的,在学校中仍然存在着对男女的不同着装要求,甚至是以反早恋的名义加深性别隔离,这些都导致了二元化的性别对立,强化了“性别相反”、“性别隔离”的二元性父权话语。这些落后的思维方式值得批判和反思。

并且,这种“性别相反”和“性别隔离”的思维方式,必然加重跨性别者的性别焦虑。一个完全符合阳刚气质的男性或一个完全符合阴柔气质的女性,这些形象本来就是被建构出来的,而不是真正的人。在中国接受了差异式教育的人,很容易陷入二元陷阱,从而产生一种偏差的认知——自己离“理想化的男性”或“理想化的女性”越来越远,因而“不够男性化”和“不够女性化”,这对跨性别者的心理是增加了集中的负担且增强自我厌恶的——于是我们必须去仔细地讨论和审视,“男性”和“女性”,说到底都是人类,怎么可能像是磁铁一样完全相反呢?许多被建构出来的“性别差异”——单纯只是用来加强男性作为主宰者的身份的父权思想,它不是科学、理性的表述,而是保守社会束缚人心的理论,对于这种东西应该摒弃而不是接受。

当然,这种超越性的思考并不容易——考虑到我们每个人都是从这样一个社会中走出来的——有时我也不能完全地指出——我对自己希望的理想的身体、理想的性格,有哪些是我真正想要的,有哪些是父权社会灌输给我的。但是,当人意识到了“男性”和“女性”的许多特征是被建构出来的,也就获得了跳出二元盒子来追求自己欲望和自由的能力,也许它不能直接解构性别焦虑,但确实可以作为一个武器来反思和批判——哪些焦虑是被建构出来的,哪些标准实际上是我不需要顺应的。

18 Likes

← 一直以来为了减轻gd我建构了一套相反的话语体系
← 我将所有我认为我应该有的品质视为女性的品质(例如,女性是坚强的,男性是不坚强的,女性是勇敢的,男性是懦弱的…)这样可以减轻gd且促进我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 不足之处是non-binary/queer完全无法套用

4 Likes

作为一个两边都有被动接触的跨性别女,我的处境大概是里外不是人。就是在cisf那边为男性说好话,被说自己没有经历过所以才会这么想,然后说我没共情能力。在cism那边为女性说话,就说我激进女权吧啦吧啦。
然后两边都以某种方式触发了我的GD。

6 Likes

不知道说的是对于哪方面的见解呢?

1 Like

我个人没啥体验……
15岁时一个人出去旅行,被车上的一个姐姐以很惊讶的口吻问你家里人放心你出来么,我当时就是感觉这有啥不放心的啊?后来才想起来她应该是把我当指派性别看待才会这么说……
只能说我自己的话完全没有这种担心,但是作为一个人独居在外地的倒是有担心过夜半拦路抢劫的

1 Like

所以说为啥这些数据事实就能合理化“国男”这种地图炮称呼啊?
就跟一个白人,列出一堆黑人的犯罪数据,然后说所以应该叫他们尼X似的。。。

3 Likes

考完试过来回答,可能有点晚了。我不太会思考社会问题,故只说说个人体验。
其实我在教育中没什么感觉,小的时候可能也没有接收到这些信息。对个人而言,我目前会把这些信息处理为“我要小心环境是因为我是个缺根筋的大学生”,归结为一种体质上有较大可能被选为受害者,而非性别上。

群体意义上我感觉受害者角度是一种无害的提防,而男性作为小概率下的受害者(且共情能力并不那么好)不太会在意这个问题,三观正常者一般也不会假想自己为加害者。

不太礼貌的猜测

会不会有时候男性在幻想里把女性物化而不自知?

1 Like

作为mtf和受过男性伤害的我,看到男性会觉得对方是潜在的强奸犯,以至于在男生人数多于女生的地方我需要随身携带武器。

2 Likes

在一个女权主义者的知识库帖子下也许这种回复不是很好?

虽然我个人觉得女权和女拳还是不同的,但是既然作者提出了,我就把内容挪走吧

基于作者要求,已经移动到个人楼